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狂怒骑士

更新时间:2020-02-12 04:11:47

狂怒骑士 连载中

狂怒骑士

来源:落初 作者:南瓜火车 分类:游戏 主角:乌尔斯斯塔诺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南瓜火车原创的游戏小说《狂怒骑士》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乌尔斯斯塔诺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卡斯塔诺大陆,濒临破灭之地,一个注定迎来浩劫的世界。于此,亡灵入侵,恶魔苏醒,残阳陨落,永夜降临。巫妖、巨龙、圣者、邪神的身影纷纷现世。阴谋、背叛、掠夺、战争的戏码频频上演。脆弱的秩序于祸乱中崩坏,文明的旗帜飘摇欲坠。但当这动荡的年代到来之际,资深玩家乌尔斯意外返回灾厄爆发的前夕。断剑重铸,骑士归来,不屈的意志向命运嘶吼咆哮。死亡与希望交织,机遇和危患共存。面对预知的未来,他誓以先觉者之躯披荆前行,挥舞锋刃斩破黑暗重塑黎明。火与弦的乐章奏鸣英雄的史诗,血与酒的正义呼唤失落的荣耀。简而言之,这是一个携系统穿越的狂战士在游戏异界叱咤风云,力挽狂澜的传奇之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呼啸的风声从远方传来。

北地的气候总是比翡翠海湾南部的诸多地区寒冷许多,这片白皑的雪原被大陆上的不少吟游诗人称作无人敢近的刺骨之地,然而一支人类的军队却在这一天的傍晚选择在此驻扎起了一座戒备森严的军事营地。

彼尔狄高·杜卡莱特是一名来自金阙莺帝国腹地的贵族子嗣,今天刚满二十五岁,金发碧眼,位居子爵。

这位年轻的爵士大人身穿一套擦得程亮的铠甲,披一件灰色的绒毛斗篷,在几名侍卫的簇拥下登上军营门口的哨塔,半眯着两条细长的眼缝瞭望远处,嘴角挂起一丝高傲的微笑出声感慨:“真是壮观的景色啊,米尔克副官。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亡灵生物的黑暗国度据说就建立在这片大雪的深处,那个地方的名字好像叫做拜伦塔斯,正是我们此次前往征服的目标对吧?”

“您的记忆就像先君的智慧一下可靠,大人。”名叫米尔克的中年副官军人站子爵身后,蹩着鼻子挤出一脸微笑,道出恭维的话语,“那些亡灵怪物的国王据说是一只名叫厄多恩的僵尸,会施展魔法。”

“你是说高阶的尸巫?或者巫妖?”彼尔狄高回过头来,冷笑一声。

“但它多半整日躲在阴冷的地窖里抄录卷轴,并不见得了解战争的残酷。”米尔克读出爵士大人眼中的不屑,选择继续奉承。

“那么它也就不过如此。等这趟远征结束以后,我会带着硕累的功勋返回帝都,获得皇帝陛下的赐封,摘取更高的爵位,以及更多的土地和领民。米尔克副官,你在我身边的表现也将引起我对你的时刻关注,或许使你在后半生的日子里拥有一座骑士庄园,被人称作勋爵。”年轻的子爵感觉耳根子里一阵舒畅,顿时心情愉快地点点头,随口许诺给旁边的副官军人一个爬往上层圈子的阶梯。

话落,他从哨塔的扶栏边上转过身来,打算离开。

“哦,对了。”然而脑海里忽然想到什么,他停下还没有往回迈出的步伐,看着米尔克的眼睛又接着问道:“说起骑士——副官先生,我们白天在雪地里捡到的那个亚兰斯特蛮子还活着吗?”

“您说那个奴隶骑士?嗯……我记得他好像叫乌尔斯,和他一起随军出征的那个兽化人女牧师正在照顾他,这会儿差不多也该醒来了。”米尔克稍微回忆了一下,然后伸手指向军营里的一顶帐篷。

沿着中年副官军人手指的方向。

乌尔斯动了动手指,从昏迷的状态中第二次醒来,感觉之前那股遍布浑身的疲惫和倦意消退了不少。

他尝试着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顶单人帐篷的内部,而自己平躺在一张破旧的麻布睡毯上面。

周围的场景有些出乎预料,这里不像遗忘高原,更非自家的游戏仓房间。

短暂的错愕,马上再检查一遍自己的身体和人物属性,他发现自己还是那个10级奴隶士兵转正1级野蛮人职业的小号,游戏系统的紧急技术调整通告迟迟未到,自己的登录状态既没有恢复原状,也没有被强制退出游戏。

“奇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眉头微皱,他嘴上喃喃自语,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

就在这时,一个耳熟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呀,乌尔斯,你醒了?”

寻着声音的方向,乌尔斯从睡毯上坐起,看见一个身穿白袍的银发少女恰巧掀开帐篷的挡布走进他的视线,面带惊喜而纯真的笑容睁开一对琥珀色的瞳眸注视着他的双眼,浅银色的头发底下冒出两朵毛茸茸的白色狼耳。

他愣住一下。

“希娅?”然后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叫出少女的名字,可随即又意识到自己根本不认识对方。

忽然,乌尔斯感到自己的脑袋犹如一块卷进旋涡的木板,过往的回忆霎时变得混乱不清,一个陌生的记忆趁机钻进他的脑海,一股子劲地想要告诉他说——不要怀疑,年轻人,你的名字还是叫乌尔斯,但现在的你已经不再是曾今的传奇战士,而是一个真正生活在卡斯塔诺大陆的原住民。

在这边的世界,你诞生于翡翠海湾南部的亚兰斯特地区,小时候就被贩卖到金阙莺帝国北地边陲的矿场成为苦工奴隶,十五岁那年又被当地的征召官挑选入伍,以一名奴隶士兵的身份开始了你的军旅生涯。

五年的时间,卑贱的身份阻碍着你晋升的步伐,但你勇猛的胆魄和强悍的实力偶然得到了北地伯爵的赏识,使你被你的领主大人赐予了姓氏和一种叫做奴隶骑士的特殊爵位,而这个扭曲的荣誉就纹在你颈侧的皮肤上,你可以在那里摸到一块镣铐盾徽形状的烙印图案。

如今的日期是第三纪元769年,烛火之年,融雪之月的第十四天。你效忠的帝国针对一座隐藏在北地雪原深处的亡灵国度发动了一场赋有宗教意义的神圣远征。曾经提拔过你的北地伯爵推举你参与了这场圣战,但统领这支远征军的彼尔狄高子爵出于某种原因对你百般刁难,甚至在昨天半夜命令你在休息不足的情况下孤身一人前去侦察敌情。

凛冽的风雪和紧绷的神经几乎耗尽了你的体能,如果不是这场离奇的穿越,疲劳不堪的你也许已经被昨日遭遇的骷髅士兵杀害,然后在旭日的晨光下凄然死去。

至于今后,你的灵魂依然是你自己,肉身则变成了另一个与你同名的人。

前世与今生,两者合二为一。

突如其来的记忆到这里赫然结束。

乌尔斯目瞪口呆地睁大眼睛,缓缓抬起右手,将掌心放到眼前握了握,感觉冰凉的汗珠从脊背的皮肤下一滴滴浸透出来。

卡斯塔诺大陆,翡翠海湾,烛火之年——

没错。

尽管有些不可思议,或者说难以置信,但他现在终于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确实来到了自己曾今热爱并且为之奋斗过的游戏世界,甚至跨越时光与位面的长廊回到了游戏主线剧情刚开始不久那会儿的时间点上。

世间万事,一切又都回到了。

唯二的不同,大概只是现在的他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以及事到如今依旧寄宿在他脑海深处的游戏系统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