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大道

更新时间:2020-02-10 04:28:56

大道 连载中

大道

来源:落初 作者:水叶子 分类:仙侠 主角:祖母山海经 人气:

《大道》由网络作家水叶子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祖母山海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孤云野鹤闲活计,清风明月道生涯。  千山磊落收云气,四海光明耀日华。  可叹巍巍造化功,山河大道立虚空。  仙界重重知多少?蟾光影里说长生!  自从三年前在杂物房中翻到那个锈迹斑斑的铁箱子后,“三好学生”段缺的人生就彻底变了向,神仙世界魂牵梦绕,再难割舍。  安得不死药,高飞向蓬瀛?凭借一本歪歪扭扭的手抄《培元诀》,他这个道修者中的乞丐级异数懵懵懂懂走上了修仙之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山穷水复,柳暗花明,说的就是当下这种情况吧。

“什么书?”,玉华好奇的问道。

“以前没见过”,段缺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写的尽是些看不懂的”。

“我看看”,玉华接过书后只低头一看,脸色也起了变化,“这是该收到上观保存的书,怎么漏在这儿了?麻烦!”。

“上观?”。

玉华正皱眉想着心事,闻言随口道:“这是涉及到道法神通具体修炼法门的藏经,亦是朝廷及大道正先后切旨禁断的**,像咱们这样的州观下观根本无权藏有,唯有上观才有此权限”。

言至此处,玉华原地踱了几步,吸溜着嘴道:“晦气,这可真是个大Ma烦”。

感觉到又一个深藏的秘密即将揭开,此时段缺的心也跳的厉害,“左右不过是一本经书罢了,能有什么麻烦?”。

“你才来几天,知道什么?上观对这样的事情最是着紧,这书要是交给他们咱俩就是沾了一个甩都甩不掉的大Ma烦”。

“什么麻烦?”。

“一遍又一遍的盘查”,玉华再次吸溜了一声,“这还不是最要紧的,若是上观起了一点对此经曾流出民间的疑心,咱俩被驱逐出观都得是最好的结果了”。

这个上观究竟是什么所在,竟然让玉华如此忌惮。要知道他这人平日里牢骚惯了的,言谈之中可是连观主和监观都不怎么在意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如此,咱们不交上去便是”。

“怕就怕瞒不住啊,若真是这样,可就弄巧成拙了”。

“此事就你我两人知道,只要你我不说,上观还能长了千里眼顺风耳不成”。

“你当上观那些人跟咱们一样?他们可是有道法的,谁知道这道法里究竟有多少神通,不说别的,就一个心镜术使出来……”,玉华烦躁的挥了挥手,“算了,说这个你也不懂,倒是赶紧想想这本书怎么处理才好”。

《太清玉册》、上观、道法,段缺进聚云观两月以来,终于在今天取得了梦寐以求的收获,饶是心底激动不已,但他也看出现在不是套问的好时机,当下沉吟了一会儿后低声道:“还将它放回去”。

闻言,玉华诧异的瞅着段缺,“什么?”。

“交既不能交,咱们又不能把这烫手山芋拿在手上,那就把它放回去。看上面的积尘,这本《太清玉册》已不知落在此间多少时候了,既然这么长时间里上观都没发现,那就说明这地方恰恰是最保险的。咱们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说的有理”,醒悟过来的玉华说干就干,蹲身下去就把书又放回了原处,做完这一切后他便再无片刻停留的向外走去,“快走,快走!”。

斋堂吃过饭后,玉华连藏经楼看都不看一眼径直回了房,他对《太清玉册》避若蛇蝎的态度倒正合了段缺的心思。

藏经第五楼上依旧是静悄悄的,楼中弥漫的书香更为这种静谧增添了几分闲幽的意味,值此暑热尚未褪尽之时,于一派清幽之中登高楼观群书原本是最能让人静心的惬意事,但段缺的紧张却将这一派静幽闲适尽数打破。

掏出怀里特意准备下的苎麻纸,虽然这种纸不管从光泽度还是平滑度上都无法与观中常备的竹纹纸相比,但却胜在厚而结实。段缺取出苎麻纸后,又将楼中备有的笔墨砚台一股脑的端到了书架后。

这是他特意选定的一具书架,此处可对楼门一览无余,但外面进来的人却断然看不到这里,实是抄录《太清玉册》最佳的所在。

段缺将笔墨纸砚俱都准备好,深吸一口气将前后左右打量了一遍后,悄步走到那具书架前蹲身取出了《太清玉册》。

拿着书站起来时,段缺心跳的厉害,玉华上午的表现给他的印象实在太深,以至于他拿书后的第一反应就是猛的转过头去看向身后不远处紧闭的雕花窗。

窗户紧闭,没有一丝响动,更没有什么人以大神通破空穿窗而入。

段缺深呼吸几口平缓住越来越快的心跳后,借着前面道书的遮挡在整理好的书架上迅速开始抄录《太清玉册》副本。

笔下如飞,饶是如此他还不时抬头看看楼门,再回头看看身后的木窗。

高度紧张专注之下,时间过的飞快,观中晚斋钟声响起时,段缺已经抄完全书的四分之一。

抬起头搓了搓有些僵硬的手脸,段缺以极快的速度处理好善后,等他放好笔墨砚台及《太清玉册》,最后一页苎麻纸上的浏亮的墨迹正堪堪收干。

怀揣藏好的抄本,走出藏书楼的段缺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这一下午可真是累!

时间已到黄昏,午时的暑热早已散去,秋风送爽,夕阳满天,实在是一个与他的心情相得益彰的好天气。

吃完斋饭再做完观中的晚课,段缺强忍住上藏经楼秉烛夜抄的冲动回到朴拙的香房。

闩好房门,点亮烛台,缩在榻角的段缺确定即便有人在窗外窥看也看不到他的举动后,掏出了怀中带着体温的苎麻纸。

一页页看过去,他看的很细,其间不时的停下来思索一阵儿,越看他越是笃定,不错,这就是他一直想找的书,为了这本书即便付出再大一些的风险也是值得的。

从目前抄录的类容来看,玉华其实说错了,《太清玉册》并不是如《培元诀》般具体讲述修炼功法的,它其实是一本如同韵书的辅助类书籍。或者把它理解成功法修炼中的《尔雅》最为准确。

位列“十三经”的《尔雅》不管在学术史上有多少重身份,其核心首先是本字典,《太清玉册》同样如此,只不过它解释的内容却是功法修炼中的专有名词。

虽然没有具体的功法,但其对段缺的重要意义却不言而喻。

如同绝大多数的道经一样,整本的《太清玉册》也并不厚,四分之一的内容更算不上多,但段缺却足足花了一个多时辰才将之看完,近乎是抄书的一半时间。

边看边想,等他将已抄录的全部内容看完时,外面已是月过柳梢的静夜时分。

至此,段缺再也按捺不住强烈的渴念,吹熄灯盏后盘膝趺坐开始第三重《培元诀》的修炼。

诀法中所述灵气呼吸导引的线路清楚明白,自无问题,这也是段缺能够开始并突破一二两重的基础,但越往上修炼,灵气运行的线路就越复杂,偏偏诀法在进行解说时用的又都是专有术语,这就成了段缺绕不过去的拦路虎。

虽然没有看完全本的《太清玉册》,但刚才四分之一的内容中已解除了段缺不少的疑惑,这番重新开始修炼后,虽然依旧感觉到许多地方有滞塞处,但修炼进度毕竟慢慢的被推动起来,再也不是此前毫无进展的样子。

这是一年零两个月以来段缺第一次感受到修炼进程,心中的欢喜实难用笔墨形容,兴奋之下一连做了两番呼吸导引的功课之后这才调顺激荡不已的心情勉强睡去。

此后两天,段缺过的就是一种近似于仓鼠的生活,在警惕与亢奋中偷偷的抄录《太清玉册》,直到第三天下午,终于大功告成,录完全本。

在此期间,他又开始了中断达两个月的《培元诀》修炼,许是因为前面压抑的太狠,又或者过去一年看着没什么效果的苦功夫毕竟不为白费,此番厘清疑惑重新恢复修炼后,虽然只是短短两三天的时间,但修炼进度却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狂飙起来。

段缺自己也明白当下的举动很危险,尤其在从玉华口中听到“上观”的情况下就更是如此,他知道在没有搞清楚上观的底细前自己应该暂停住修炼以免暴露。但这种在修炼进度上狂飙的感觉实在太美好,而他此前压抑的又太狠,所以尽管心里明镜似儿的知道这样做不对,却也实在无法控制住澎湃的心神。

不管自小的遭遇多坎坷,不管多么谨慎老成,他毕竟无法褪尽所有的少年心Xing。

若单从这几天的修炼进度上来看,段缺在梦里都能笑醒,实没什么好抱怨的了。但实际情况是在通览了全本的《太清玉册》后,一个此前他从没想过,也想不到的新问题冒了出来。

《太清玉册》在类似于后记的篇章里特意写到功法修炼之地最好选在野外山林,不管修炼的功法上有多少差异,但万本归源,终究还是要导引天地灵力为我所用。灵力乃天地日月精华浓缩荟萃而成,是至清至洁至纯之物,十丈红尘茫茫闹市之中生出的灵力本来就少,再经各式欲念横生的浊秽之气浸染之后难免更少,即便是这本已不多的灵力在质上也难免不精纯,于此一节上实无法与人迹罕至的空山灵水相比。

段缺正是看了这些内容后才总算解除了一个长久的疑惑:为什么那么多书中所写的修仙之士不管脾Xing如何,一旦走上这条路后都会不约而同的避世隐居、遁迹山林。同时他也隐隐意识到此前在云西县中将近一年的修炼停滞只怕与此也有莫大的关系。毕竟他旧日的居所不仅就在闹市,而且不远处就是肉欲孽生的青楼聚集地。

从这几天的修炼来看,道观中能呼吸导引到的灵力的确是比云西县家中的要多,但这地方终究也还是有缺憾,就不说有“上观”的威胁在,聚云观毕竟是一个香火鼎盛,终年人流如织的所在,依照《太清玉册》的说法,这里也实在不是修炼的好地方。

人迹罕至的山水空灵之地好找,问题是自己现在怎么从聚云观中脱身?有了跟玉华一起发现《太清玉册》的事情之后,偷跑就已经是不可能了,此事一出徒惹人疑窦,没准儿就把那神秘到极点的上观给招来了。

再则去了那样的地方之后又以何为生?不知道别的修炼者怎样,但以他自己目前的情况来说,即便是再修炼,饭总还是要吃的。

因是脑子里有着这样的困扰,第四天晚课之后段缺就没再急着回房修炼,拎起白天里特意买下的时令瓜果到了玉华的香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