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虎之翼

更新时间:2020-02-14 02:00:39

虎之翼 已完结

虎之翼

来源:落初 作者:源荣 分类:武侠 主角:关千剑小姐 人气:

火爆新书《虎之翼》是源荣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关千剑小姐,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本秘籍,不翼而飞的最后一页,记载着什么?一柄魔剑,从剑鞘底部送入,会发生什么?人人争夺的魔剑、秘籍,仅与武功有关吗?……你无法真正杀死一个人。因为每个人都拥有两个并行的世界,生死不断循环。为了追杀,你想往返于两个世界吗?要知当你遇见另一世界的自己,将是真正的毁灭!很不幸,连通两个世界的隧道,已经被你开启……(本人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你别告我。虎粉群:334341660)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人高仰着头,望空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地呼出,然后低下头来,好一会默不作声,眼皮一眨一眨,似有什么事放不下而又必须放下。

关千剑识趣地保持着沉默。

老人咬咬牙,终于抬头,目光坚定地望着关千剑道:“替我把虎之翼还给六如门。还有一本剑谱,虽然不是被我夺去,却也是因我而丢失,现在在李厚德处,你带上它,将它们一并归还失主。本来这事应由我亲自出面处置,但我实在不愿再与这柄剑多作接触。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作为报酬,我传你一招剑法。你看这交易可以做吗?”

关千剑叫起来道:“一招?!”

老人斩钉截铁道:“对,就是一招。”

关千剑道:“至少也多传一招吧,好歹我帮你送的东西也是两样啊。”

老人笑道:“可是你并不需要走两趟。”

关千剑道:“何必针尖对麦芒,好事要成双。”

老人鼻孔里出气道:“你就说能不能成交吧。你若真不愿意,我再找别人。”

关千剑立刻慌了,连连叫道:“我愿意我愿意!只是,我担心,一招不够用,如果只是光溜溜一个人,空着一双手,身无长物,也没什么,一点武功不会,照样能活得好好的,但现在要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我身上,万一有人来抢,我打不过人家,除了恭恭敬敬奉上,岂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老人道:“凡事小心在意,处处谨慎留心,谁知道你身上装着什么。你见过有人打劫乞丐的吗?”

关千剑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

老人怒道:“你若再说一句废话,跪下来求我都没用了!”

关千剑火速闭嘴,差点把舌头咬掉在地上。

老人见一句话把他制得服服帖帖,脸色随之缓和,一笑道:“这样就对了。你知道我为什么只传你一招剑法吗?”

“回答您这个问题,说多少都不算是废话吧?”

“你只需要回答知道或不知道。”

“知道。”

“那你说说。”

关千剑心中一乐,这些话不让他说出来,会憋出病来。他竹桶倒豆子般道:“我猜测有这几种可能:第一,您是个小气鬼,不肯作亏本买卖;第二,您虽然有一双慧眼,这次却看差了,把天才当作笨蛋,所以不愿意在我身上浪费时间;第三,您嫉妒我的天分,怕我有朝一日终会胜过您,有损辛辛苦苦挣来的一世英名;第四,您急着打瞌睡,只想早点打发我。第五,——我暂时还没想到。”

老人听他越说越离谱,躺在椅子里不住发笑,等他说完才道:“明知道我急着打瞌睡,还敢这么多废话!实话告诉你吧,我所有的武功,就只是一招,再要多的,我也没处去偷。——你不许说话。——我知道你不肯相信,但我没必要向你解释。我只问你,你会写字吗?”

关千剑自作聪明道:“难道您的剑法是由书法中化来……哦——我不说废话。”他被老人瞪了一眼,只好主动承认错误,并缩了缩脖子,然后才道:“我会写字,只是……”

“你听说过‘永’字八法吗?”老人不听他后面的啰嗦。

关千剑突然迎上老人的目光,整张脸因为兴奋而奕奕生辉,“我明白了!”他叫起来,“您这唯一的一剑就好比这个永字,学好这一剑,天下所有招式万变不离其宗……”

“闭嘴!”老人像一条被压弯的篾片,从椅子上弹起来,狂怒道:“你都明白!你最聪明!为什么还要求我教你?为什么不自已创出来?你以为你真的明白?……”

关千剑被骂得满脸通红,张开觜巴却说不出话,心中实难猜测老头子何以大为光火,就算说错也不至于如此。他低下头道:“是我乱说,我说错了……”

老人挥手吼道:“你没有错!你说得很对!但现在是我教你,不是你教我,请你搞清楚,我没叫你开口最好闭嘴!否则我不仅随时取消交易,连你Xing命也要取走。”

关千剑道:“是是是!”

老人又沉默地瞪了他半天,才渐渐气消,以正常语气道:“我的剑法,无门无派,无宗无源,所以只好以‘天’为名。什么是天?”

关千剑脖子一缩,一声不吭,暗忖:“我可不敢回答。”

幸好老人跟本不是问他,自己接下去道:“如果你真想在剑术上有所建树,下面的话就一字不漏地记住。——什么是天?至高至大者为天,万里不能穷,千古不能尽,无穷无尽,无休无止……”

关千剑心中默念:“什么是天?至高至大者为天……”

老人仍在继续:“剑为武之器,剑道即武道。武道之道,在于用力。狭路相逢,力胜则胜。力之为用,一曰巧,一曰劲。力巧者灵,力劲者霸。巧劲如意,可以通神,可达于天。初则有天,后则无天。有天即天内之天,无天乃天外之天。无天剑成,我为我天,我为天外天。”

老人说完,拈须而笑,似对自己的话十分满意。关千剑偷瞥一眼,又在心中开骂:“死老头还真是喜怒无常,谁若做他徒弟才叫倒霉呢!”

“去折一根树枝来。”老人这一开口,又吓关千剑一跳,他急向前冲出两步,才想起来身后就有一棵树,又忙调回头。他尽量挑选一根又细又直的长枝,折成一柄剑的长短,把叶子剔得干干净净,双手抬着,躬身送到老人面前。

老人对他突然变得这么规矩很不以为然,哼了一声接过树枝道:“看仔细,我可只教一遍,能学会多少,就要凭你的‘聪明’了。”

关千剑退向一边,打起十二分精神,眼睛鼓得像铜铃,目光笼罩方圆丈余之地,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老人手腕一沉,那细如筷子的树枝颤出一阵“嗡嗡”响声,有如大树迎风,周围数丈之内,草木尽伏,鸟雀惊飞。

关千剑忍不住挠挠耳朵,连咽两口唾沫,脸上肌肉上下左右地跑,脚步不知不觉向前挪动几分。

老人回头喝道:“干什么!”抬眼看到他狂喜不禁的神色,便不说什么,提肘错步,开始演示剑招。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很平常,像所有门派的入门招式一样,一目了然,毫无玄奥可言。再看他有板有眼,郑而重之的模样,关千剑差点忍不住笑。

“击!截!刺!撩!劈!格!带!压!……”他每出一剑,都伴随一声猛烈的叱咤,而每一剑都随声而出,声止剑收,决不拖泥带水。直到使完一十三剑才罢手,摆个收式,衣袂犹自飘浮不定。

“看清楚了吗?”老人把树枝递出来。

“看清楚了。”关千剑接过树枝。

老人又是一声冷笑,轻蔑地道:“使出来看看。”

关千剑忍着手臂上的创痛,依样画葫芦,手上比划,脚步随之转动,口中呼喝有声:“击!截!刺!撩!……”一十三剑使完,伤口蹦裂,鲜血浸透了两条手臂。但他每递出一式,都力求剑到力到,形神兼备,丝毫不因负痛而忍手。他收势肃立,等候老人开骂。

“看不出来,你倒真有几分过人之处。”老人说了这一句,又把树枝接过去道:“你虽记住了招式,却还不知道用力的关窍,正所谓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就如这一击,在于含胸拔背,松腰活腕,气沉丹田,力由脊发,灌注于臂,以至于五指,以至于毛孔,——击!”说着又出一剑。关千剑听他这一拆解,顿时感到看似一个简单的动作,其实蕴含无穷奥妙,大有讲究。

一旦有了这个觉悟,他便一发而不可收拾,将每一剑都细细揣摩,一个人时而凝眸苦思,时而张目喜笑,时而自言自语……完全进入到物我两忘的境界。老人这时表现出很好的耐Xing,在一旁静静看着,每到关千剑出错,才站出来重新示范,详加指点。

过了许久,他见关千剑该领悟的都已领悟,剩下的非经过千锤百练不可,便道:“还记得我刚才说的‘永’字八法吗?凡学书法,只要把这个‘永’字写好,其它字很自然水到渠成。剑法也是如此,我这一招天剑,囊括六方,一十三式,天上地下,前进后退,左顾右盼,无所不及,无所不包,若能学精,天下所有的剑法,尽能为我所用。”

关千剑点头。

老人又道:“我再教你打坐练气、凝聚真力的法门。”将内功要诀念了两遍,教他运用。

两人一个教得投入,一个学得认真,转瞬间已过去半天时间,关千剑终于将一套高深的内功秘法融会贯通。

老人最后不无得意道:“我这门练气的法门与别家不同,别人一天之中只能练几个时辰,多则无益,我有独门秘诀,可以夜以继日,不眠不休,勤练不辍。”

关千剑难得这么久不开口,早就憋不住了,这时叫道:“不眠不休?那不成神仙了?还可以不吃不喝吗?”

老人脸现不豫之色,头摇得像波浪鼓,骂道:“滚吧!拿上宝剑。”

关千剑接过宝剑,却不肯走,死皮赖脸道:“你不是还要我把一本剑谱也一并还给人家吗?”

老人道:“是,这本剑谱就是《六如》,在李厚德处,你自己去取来,和宝剑一并奉还。”

关千剑心头一紧:六如秘籍?它真的落在了李厚德手中?

事实上他早听过传言,当年六如门九大长遗尸于黑龙潭,六如秘籍就在其中一位长老身上。

后来被一个乞丐发现,拾去之后,练成了几手似是而非的剑法,竟至于称雄一方。从此对外自称六如门首座大弟子,以壮声威。

这个乞丐就是李厚德。

但这说法有个天大的漏洞,那就是六如秘籍同魔剑虎之翼一样,皆归掌门掌管,怎么会随着一个长老流落江湖?

正是因此,江湖上稍有头脑的人,都认为只是无稽之谈。

加之李厚德不过是个僻处一隅的小人物,相对于真正的高手,武艺平凡,与六如门中弟子大异其趣,这说法就更没多少人信。

只有关千剑为此压下过Xing命的赌注。他之所以被李厚德发配到黑龙潭,就是因为图谋盗取秘籍。

虽然直到此时,既得魔剑,又得异人传授武功,他仍极渴望见识六如门的无上神功,但他深知自己与李厚德的差距。

所以为难道:“您不知道李厚德是什么样的人,您想,他能听我的话吗?我就这样明目张胆找他要剑谱,他不杀了我才怪!就算我报出您的名头,他又未必肯信,我看免不了您亲自走一趟。”

老人白眼一翻,逼视着关千剑道:“你走之后,如果我的行踪泄漏,我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杀了你!你明白这意思吗?”

关千剑道:“明白,您是不让我跟任何人说起您。但话又说回来,不一定您的行踪泄漏就一定是我说出去的吧。”

老人道:“这我管不着,现在你还不滚,是不是还要等我的赏赐?”

关千道:“不是。那个问题不是还没解决吗?”

老人道:“我的武功是白教的?难道我的‘天剑六方’,连一个区区李厚德都对付不了?”

关千剑感觉这有点像过家家,自己刚学了几手假模假式的剑法,就去摸老胖子的老虎屁股,在他口中抢食,如果姓李的真的举手投降,把剑谱捧出来请他笑纳,不是在陪他玩才怪呢。可惜老胖子没这么好的兴致。

但在老人面前他不敢说什么,私心里盘算,回去先找几个人练练手,能把他们打趴下再说,否则还得过个十天半月。因此勉强应道:“哦……知道了。”

老人何等精明,看他眉眼一拧,就猜出他有自己的主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点小九九,你想有十分把握之后才去找他是不是?”

关千剑抬起头来,眼珠子像被人牢牢按住,动弹不得,嘴巴也张得能像要表演口香长剑。

半天才能说话:“我想什么,您怎么都一清二楚?”

老人道:“限你明天之内把事情办妥,否则,我会来取走一切!包括属于我的和不属于我的,比如你的Xing命。”

关千剑冷汗直冒,心想,怎么有误上贼船的感觉?横竖是个死,不如****娘的!这次他吼了一声:“好!”转身就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