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诗恋

更新时间:2020-02-06 00:36:20

诗恋 已完结

诗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陌云清 分类:其他 主角:易经那书生 人气:

陌云清新书《诗恋》由陌云清所编写的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易经那书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伯兮朅兮,邦之桀兮。 伯也执殳,为王前驱。 自伯之东,首如飞蓬。 岂无膏沐,谁适为容? 其雨其雨,昊昊出日。 愿言思伯,甘心首疾。 焉得谖草?言树之背。 愿言思伯,使我心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瑞阳在星期六这天。早上的课一结束过后,就骑着机车,往琼珍的家中骑去。俩人在一见面之后。他就问着她说:“我们现在要不要先去吃饭,然后再搬家?”“好啊。”她在回答后,俩人就到附近随便吃个午餐;在用完餐后,又回到她的住处,等着搬家公司来搬家。这时,瑞阳突然问着她说:“你的家俱都打包好了吗?”“好了。你不是前几天都帮我打包了吗?”“是没错啦。只是想确认一下看你都收好了没。对了,你都没再回去看一下吗?”琼珍苦着脸,看着他说着:“你有没有良心啊!你没来,我那敢再回去看啊!”瑞阳一脸道歉的表情回答她说:“那真是我的不对了,我们现在要不要回去看一下。”“不必了,搬家公司的人来了。”“那我们就开始搬吧。”他在说完后,等搬家公司的人下了车,就开始搬她的家俱。很快的,到了下午六点时刻,搬家公司已将她的家俱都搬到新的住处,也将较大型的家俱就定位。而琼珍也帮他买了晚餐,俩人就在她的新家吃着晚餐。瑞阳则一身的疲累说着:“你的家俱还真是多啊!”琼珍看着他,回答说:“不会多啊。我们等一下还要去买一些日用品,还有新的家俱呢。”瑞阳一脸的苦笑,回答她说着:“不会吧!你不会嫌你的家俱太多吗?还要买!”“是买你的,又不是买我的。”瑞阳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问说:“我干麽要买啊?”琼珍看着他,高兴的回答说着:“你住在这里不用买一些日用品,还有新家俱吗?”“我只答应过你,偶尔住在这陪你,又没有要长住。”琼珍一双大眼,愤怒的瞪着他说着:“难道和我住在一起有那麽痛苦吗?我对你不够好吗?”说完后,她就落下了眼泪。瑞阳看傻了,听傻了,回过神来说着:“我是很想和你住在一起啦。”琼珍不等他说完,流着眼泪,生气的说着:“喜欢和我住在一起,为什麽还要拒绝我?”瑞阳鼓起了勇气回答她说:“我是怕我再这样抱着你睡我会想占有你。”接着,他表情有些深情,静静的看着她说:“因为我...”琼珍猖恍的打断他的话说着:“那我们不要买太多,够用就好了。”瑞阳心中有些失望,看着她说:“那好吧。等一下吃完晚餐,我们就出去买。”琼珍低着头,神情有些迷样,偷瞄着他问说:“那我今天刚搬新家,你可以留下来陪我吗?”“当然可以。”他回答过后,俩人又静静的享用着晚餐。在晚餐用毕后,他们又开着车,出去选购了些日用品。等买好了日用品,回到了新家,琼珍微笑着脸问说:“今天我们还要上音乐课吗?”“不了。太晚了,都已经十点半了。”“不然...我先去洗澡,我们晚上泡茶聊天。”“也好。”等他回答过后,琼珍就拿了些换洗的衣物,走到了浴室;瑞阳也拿了张椅子跟了过去。琼珍看到他也跟着她走到浴室,张大了一双大眼问说:“你要做什麽?我洗澡你干麽跟着我来?”瑞阳看着她,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回答她说:“你不是说害怕一个人洗澡,一定要看着我洗吗?”琼珍张大着双眼,回答说着:“那是因为...,那是因为我以前住在那里,我害怕遇到那个人。”“呕。这样啊!”琼珍张大着眼睛说着:“那你还不走开。”瑞阳在她说完后,就识相的走开了。琼珍在洗完澡后,走出了浴室,看着他说着:“换你去洗了。”她在说完后,瑞阳就拿了些换洗的衣物,走进了浴室冲澡;而琼珍,则在她的房间内泡着茶,等着他出来。不久后,他也冲好了澡,走出了浴室问说着:“你今天泡的是什麽茶?好香呕!”琼珍微着笑容,回答他说:“你先来喝喝看就知道了。”瑞阳走到了茶桌前面,静静的品尝着。慢慢的回答说着:“有玫瑰的香味,又有一种酸甜味。”琼珍微着笑容说着:“是我在玫瑰茶内加了一些陈皮,所以味道有些不太一样。”“挺好喝的。”琼珍不作回答,只是微笑的看着他喝着。这时,瑞阳好奇的问着她说:“你为什麽那麽会泡茶啊?你是有特别去学过啊。”琼珍表情失落的回答他说:“我是向我过世的母亲学的。”瑞阳心生同情,低下了头,静静的回答她说:“对不起。我又让你想起你母亲了。”琼珍表情有些伤心,面带微笑回答着他:“没关希,我也很乐意你能问我。让我觉得我又回到我母亲还未去世时的日子。”瑞阳看着她,问说:“那你小时候都是过着什麽样的日子?”琼珍低着头回答说:“我小时候总是窝在我母亲旁边,看着我母亲泡着各式各样的茶给我老爸喝;而我母亲也会细心的教着我。而我母亲在茶泡好之后,又会弹着钢琴给我父亲听;我父亲则会在一旁看着书,有时会跟着我母亲拉着小提琴。”“你的父母亲好有艺术与文化气息呕!”琼珍心中失落的回答他说:“可是。自从我母亲去世了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瑞阳心生怜惜说着:“或许有一天,你会找到一位你真心喜欢的人,然后你为他生一个女儿,然后过着你小时候的生活。”他在说完过后,温柔的看着她;而她,则看着他温柔的回答说:“我一定会找到的。”瑞阳在听到她的回答之后。低下了头,问着她说:“能成为你真心想对待的人;那他,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琼珍也低下了头回答说着:“能成为我心中真心想对待的人;我一定要带他到我父亲面前,让我父亲知道;他不会因为我母亲的去世,而抛下了我,去找别的女人。”瑞阳真心的说着:“能成为你真心想要对待的人;他绝对不会抛下你,——他只会全心全意的对待着你。”琼珍心中欢喜,微笑回答说着:“能成为我心中想对待的人;我也同样会全心全意的对待着他,让他知道,我会一生一世的守候着他。”瑞阳抬起头,真心真意看着她问着:“那,那个人要怎样才会知道,他就是你一生一世相守的人。”琼珍回答说着:“在我告诉我父亲过后,他就会知道了。”瑞阳心中高兴,看着她说着:“他如果见到你父亲之后。为了你,一定会好好的表现的。”琼珍心中高兴,微笑说着:“我期待他的表现。”接着,她温柔的看着他说:“现在很晚了,我们要不要就寝了。”“是该就寝了。”他说完后,就将她从坐垫上抱起;她则温柔的将头靠在他的肩上。慢慢的,他将她抱在床上睡;温柔的让她抱着睡。这时,他轻声细语问说着:“今天要我说故事给你听吗?”“不了。让我这样抱着你就够了。”瑞阳心中高兴,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一吻说着:“晚安。”“晚安。”这天,瑞阳在琼珍家上完了音乐课之后。她在与他泡茶聊天时,问着他说着:“风,你上次不是有说过要回家吗?”“没错。”琼珍问说:“那...后天就是国定假日了,我们要不要在学校下课后,就开车回你老家。”“也好。我来开车好了,不然要你开到台北会太累。”琼珍不认输的口气说着:“那会累啊!我还不是每次回家都开车回高雄。”“既然不会累,那留更多体力到台北玩,不是更好吗。”琼珍心中高兴的回答说:“对了。我还不知道你住台北那里呢?”“淡水。”“你住淡水啊!”“没错。”琼珍高兴的说着:“听说那里的风景不错,又有很多好玩的景点,一些小吃也不错。”瑞阳一脸的惊讶,笑着脸回答她说:“唉!想不到你现在也会想要吃小吃啊!”琼珍微笑着脸,回答他说:“都吗是你害的,害我现在越来越爱吃了。”瑞阳看着她,笑着脸回答说:“像我也是不错啊!过的比较快乐。”琼珍叹着息回答着:“是不错啦!只是越来越胖了!”“那我岂不是害你越来越没身价了!”“没错!所以我现在要努力减肥了。”瑞阳看了桌上还有三块饼乾,问着她说着:“这里还有三块饼乾你要不要吃?”“不吃了。再吃下去会变胖。”瑞阳嚣张的拿着饼乾在她的面前,一边吃着一边说着:“这饼乾好好吃呕!你真的不吃吗?”琼珍受不了诱惑,瞪着他说:“死风屁子,把饼乾还给我。”瑞阳一口气吃完说着:“吃完了。”琼珍在看到他将饼乾吃完后的表情,——一双大眼生气的瞪着他,愤怒的在他的肚皮上用力一捏说着:“死风屁子,你居然也敢欺负我,还当着我面前把饼乾吃掉,也不留给我一片!”瑞阳苦苦的求饶,说着:“我是为了你好。你不是说要减肥吗,我是在帮你减啊。”“帮我减!也不必要都减到你肚子上啊!”瑞阳疼痛的表情回答她说:“很痛咧!你可不可以放手饶过我,我下次不敢了。”他说完后,琼珍就放开了手,并且警告的口气说着:“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这样对我。”瑞阳害怕的回答她说:“不敢了。”琼珍看着他那害怕她的表情,心中不忍问说:“我刚才捏你的肚皮,还会疼吗?”“不会了。”琼珍认错的口气说着:“对不起。我有时候,脾气稍微比较差些,你会不会,因为这样而讨验我啊?”瑞阳老实的回答说:“有时会。”琼珍低着头,轻声细语说着:“那我...以后脾气会改好一些。”瑞阳微微笑,不作任何表示。琼珍接着又说:“是真的,我真的会改。”“算了吧。也许这样的你,就是你最真实的一面,也是你最美的一面,没必要为一个人刻意改变自己的真实。”琼珍认真的看着他说:“可是...你会很讨验我啊。”瑞阳微微笑说着:“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与讨验的事物,如果生活上的一切事物,都处于喜欢的型态,就无法介由讨验来衬托自己的喜欢,那自己的喜欢,就更加的不会珍惜了。”琼珍问说:“你对我说了这些话,不怕我以后对你所做的事,都是你讨验的事吗?”瑞阳回答说:“那最多只有表示我们真的不再适合当任何的朋友,将会很自然的不再见面了。”琼珍张大了一双大眼看着他说:“这...不就表示,你不再理我啦!”“差不多。”琼珍听完后,低下了头,沈默不语。瑞阳则看着她,微微笑,说着:“如果你对我所做的一切事物,都是我很讨验的事物,我们俩人还会这样坐着聊天吗?”琼珍低着头回答他说:“可是...你会讨验啊。”“你当然也有我会讨验的事物啊!但是,你也有我相当喜欢的事物,可以用来让我知道,我是多麽喜欢你这个特点!当然,你的其她缺点,也都包容在你的优点之下。”琼珍听完后,心中高兴的微微笑着,静静的说着:“你真是一个怪人。”“有什麽好怪的,我只是比较老实而已。”琼珍难以自信回答他说:“你不要笑死人了!你会老实!”瑞阳苦笑着脸回答说:“你说起话来,还真是老实的不客气啊!”“是你说的啊。我这样比较自然,没必要刻意改变自己。”“我收回刚才说的话。”琼珍皮皮的说着:“怎麽样。你后悔不了啦。”“你这根本不是原来的自己;你根本是变本加利吗!”“来不及啦!你自己说过的话,可要负责啊。”瑞阳回答说着:“我现在不想负责了,你可不可以为我,改变回一些女孩子的温柔。”“唉呀...!很难。”瑞阳一脸的苦瓜说着:“你会一辈子找不到好男人的。”琼珍高兴的回答他说:“至少有你这个找不到好女人的人陪我啊。”“我不想陪你了,我一定要出去找一个好女人,不然我有一天会被你虐待死的。”琼珍伤心的表情问说:“你说什麽!你会出去找别的女人。”“没错。”琼珍伤心的表情说着:“你不知道我对你...”瑞阳追问的口气问说:“对我怎样啦。”琼珍转过头回答他说:“没有怎样。现在很晚了,该睡了。”瑞阳一脸失望的神情回答着:“是该睡了。”俩人在说完后,就一起刷牙洗脸,躺在床上睡。到了半夜,琼珍叫醒了他,轻声的问着:“风。”瑞阳爱困着脸回答她说:“什麽事?”琼珍回答问着:“你...心目中喜欢的对像,到底是那一型啊?”瑞阳心中高兴,说着:“我喜欢真心对我好的女孩,她还要对我温柔体贴,不随变对我发怒。”琼珍问着他说:“那...如果你遇到这样的女孩,你会怎样的对她?”瑞阳回答她说:“她怎样的对我,我就怎样的对她,而且我会发出我最真心的心意。”琼珍担心的问着:“那...我...”“你怎麽样?”琼珍更加抱紧着他,略有所思回答着:“没有。晚安了。”瑞阳失望的回答说:“晚安。”到了隔天早上。琼珍比他早一些醒来,看着他的睡容,略有所思。不久之后她就去做着早餐。而瑞阳也在她醒来后,跟着她睡醒了。只是,他依然闭着双眼,感觉着她,——偷偷看着她在为他做着早餐。她在做完早餐之后。在床角看着他,没有将他叫醒。慢慢地,他也完全睡醒了。看着她,温柔的问着她说:“你怎麽不把我叫醒来?”琼珍低着头,微笑不语。慢慢的,她温柔的问说着:“要不要去刷牙洗脸,我早餐都做好了。”他微笑看着她。很快的就起了床,走到了浴室换洗着。他在梳洗完过后,从浴室走了出来;琼珍微着笑容,温柔的看着他说:“快过来吃吧。”他微微笑着,走到餐桌前,吃着她做的早餐。在用过早餐后,琼珍将碗筷收拾乾净,轻声的问着:“我们今天要去那里玩啊?”瑞阳回答她说:“不了。我学校的作业,还没有做完,我礼拜一还要交资料库的报告呢。”“那我今天也只好跟着你用功读书了。”瑞阳在她说完后,道声再见,就骑着机车回到宿舍。他在国父诞辰纪念日的前一天下课过后,回到宿舍换好衣服,就骑着机车,往琼珍家中骑去。瑞阳在到了她家后,打开了屋子的大门,走到她的房间门口,敲着房门问说:“琼珍,我来了,现在可以出发了吗。”“等一下,我还在换衣服。”瑞阳在她说完后,就慢步走到客厅枯等着她;等到最后,就趴在桌上睡着了!慢慢的,琼珍换好了衣服,走到他的身旁,将他叫醒说着:“喂。风屁子,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瑞阳醒来过后,看着她一身的打扮,发呆着一脸的表情,看着她说:“哇!你怎麽这身打扮啊!”琼珍皱着眉问说:“怎麽啦!你不喜欢啊?”瑞阳发呆着脸回答着:“不是。是你打扮的太漂亮了!”琼珍高兴的回答他说:“那就走吧。”“走。”他回答后,琼珍看着他,微笑说着:“我房间有一些行李,你可不可以帮我提一下。”瑞阳点了点头,就走到琼珍的房间一看。——他瞬时看傻了眼,吃惊的表情问说:“我只不过是要回去一天而已。没必要带那麽多行李吧!”琼珍走进她的房间,回答他说:“那会多啊。也只不过只有一个手提箱而已,还有几盒太阳饼。”“可是,你的手提箱也太大了点吧!”琼珍一脸无辜的表情回答说:“那会啊。也只不过只有几件衣服,还有一些我平常在用的化装品。”瑞阳无话可说,装着笑容,提着她的大行李,苦笑的说着:“那我们出发吧。”琼珍高兴的回答他说:“那就走吧。”她回答过后,他无奈的提着行李,走到了车子的停放之处!瑞阳在将行李放好后,俩人就开着车,直往他回家的路上开去。他在开车的路上,琼珍问着他说着:“风。”“什麽事?”琼珍回答问说:“你父母是怎样的人啊?还有,你家里有那些人啊?”“我有一位奶奶,喜欢到处乱跑;一下子住我舅舅家,一下子又住我姑姑家。而我父母他们都是平常的上班族;我还有一位大哥,对我很好,他现在正在当兵。”“你讲的好简单呕。”“我本来就很简单啊。没什麽特别的。”琼珍又问说:“那...你的父母,还有你的奶奶,他们的个性怎样?”瑞阳回答她说:“他们的个性都很好,我奶奶比较活泼,我父母个性比较单纯保守。”“那他们喜欢什麽?”瑞阳回答她说着:“户外活动吧。以前我父母如果放假时,一有空,就会带我们出去玩,不然就是在家做一些好料的。”琼珍叹着息说着:“怪不得你会那麽胖,原来是好料吃多了!”瑞阳惭愧的回答她说:“被你发现了。可是,我也只有胖肚子而已啊。”“胖肚子就很糟糕了。我老爸就是像你这样,只要看到好料的,就会拼命的吃,才会吃的一个大肚子。”瑞阳一脸惭愧的表情问说:“那...我和你老爸比起来,谁比较胖?”“差不多。”瑞阳一脸的苦笑,回答她说:“那我可真要检讨了!这麽早就有中年身材了。”琼珍故意拿出她做好的饼乾问说:“你要不要吃?这是我做的小饼乾,很好吃呕。”瑞阳苦瓜着脸回答她说:“你这个恶魔,你在报上次的仇。”琼珍高兴的说着:“好好吃呕!”说完后,当着他在开车吃着饼乾。瑞阳难以自信说着:“小姐!你也不要当着我在开车,吃成那样。你这样不会太过份吗?”琼珍又故意的拿着饼乾,在他的旁边问说:“要不要我喂你啊?”瑞阳受不了诱惑回答着:“好好。”说完后,他开心的张开了嘴等着她来喂他。琼珍突然说着:“我看算了。为了你好,你还是不要吃好了,我帮你吃完。”说完后,她又当着他在开车吃着。瑞阳苦瓜着脸说着:“你也太狠了吧!用这种方式欺负我;你这种报仇方式太没人性了!”琼珍装作关心他的表情回答他说:“我宁愿你怪我,我也不愿看你再胖下去,我就牺牲一下,帮你吃完好了。”说完后,她又吃着饼乾。瑞阳咬牙切齿说着:“你真是对我太好了!你对我的好,我会永记于心永不忘记的。”琼珍得意的回答他说:“知道就好。饼乾吃完了,好好吃呕。”瑞阳啾着嘴,心中极为不快。琼珍吃完了饼乾,又从手提包拿出水果茶说着:“饼乾吃完了,喝着水果茶也是不错的。”说完后,她就倒了一杯水果茶,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感动的说着:“好好喝呕!”瑞阳痛苦的表情说着:“你是恶魔!只会欺负我而已。”琼珍倒了一杯茶,在他的嘴边,微笑说着:“拿去吧,不要说我只会欺负你而已。”瑞阳心中感动的接过她倒来的茶,高兴的一边开着车,一边喝着茶。他在喝完后,琼珍微笑的问着他说:“好喝吗?还要不要再来一杯?”瑞阳心中高兴回答她说:“好喝。这样就够了。”琼珍看着他的感动表情,微着笑容,又从手提包内拿出了一盒她切好的水果,说着:“我早就帮你切了一盒你最爱吃的水果。”说完后,她拿了一块水梨在他嘴边,等着他张口。瑞阳心中更是感动,毫不客气,一口气就吃掉。琼珍微着笑容,问着他说着:“现在觉得我是恶魔吗?”瑞阳认错的口气回答她说:“你那是恶魔啊!是我说错话了,你是最可爱的天使。”琼珍高兴的看着他说:“还要不要再来一块?”瑞阳高兴的回答她说:“好好。”琼珍又拿了块水梨在他的嘴边说着:“风,说真的;你真应该减肥了!那麽年轻就顶着一个大肚子,你不觉的丢脸吗?”瑞阳一脸羞愧的表情回答她说:“没办法!天生爱吃,身边的人,手艺又都太好了!如果不好好享受,就太对不起自己了。”“既然你这样说的话...,我看这样好了,以后每天我都陪你去跑步,帮你将你的赘肉减掉。”瑞阳心中老大不愿意的回答她说:“我看还是不要好了。我觉得我这样比较自然。”琼珍心中不悦,说着:“你是想胖一辈子呕!你怎麽都不为你的健康着想。你不知道吗?太胖真的对你的身体不好,很容易得到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中风,.....等等疾病。所以你更应该节制一下。”瑞阳被她说的心中满不是滋味,拉下了脸回答说:“我吃不下了。我答应你,每天要运动就是了。”琼珍高兴的说着:“那以后我帮你上完音乐课后,我再陪你去慢跑,帮你减肥。”“好啊。”他在回答完后,琼珍又在他身旁吃着水果!而他的心中,满不是滋味。很快的,她将水果吃完后,看着夜空之下,高速公路的景致;瑞阳问着她说着:“现在到桃园了,你要不要先小睡一下。”“不用了。你陪我聊天就可以了。”瑞阳问说:“等一下你要住在那里,我载你去。”琼珍回答他说:“淡水。”“可能没能像台北市区那样好呕。”“所以你要陪我过夜。”“好啊。如果你不嫌太糟的话。”“那你等一下,可不可以带我去淡水河边。”“好啊。”他的回答过后,琼珍微笑着,静静的看着夜景,心有所感说着:“今夜的星光闪烁着耀眼的光亮而我穿梭在这车水马龙间心中感到无比的伥惶要去面对着明天的不可知”瑞阳静静的说着:“今晚的路灯微亮着穿梭的留光而我仰望着这星光微动间内心感到无限的喜悦要去接受着明日的新人生”琼珍微微笑着,看着他不语。很快的在俩人一路上的聊天过后,他已将车子开到了淡水镇,也找了一家旅社,定好了房间,住了下来。他将行李放好了之后。就带着她往淡水河堤开车前往。在带着她来到河堤后,停好了车,俩人就牵着手往河堤边走去,慢步地走在河堤边的大蓉树下坐了下来。琼珍头靠着他的肩膀说着:“风,你家乡的海风好舒服呕!”瑞阳回答说着:“那是因为你来了,海风也跟着舒服。”琼珍笑着脸回答说:“你在拍我马屁啊。”“我不是在拍你马屁,我是在说实话。”琼珍高兴的微笑不语,更加的抱紧他的手臂。瑞阳看着她那微笑表情,静静的问着她说:“要不要听我吟一首烂诗啊?”“好啊。”瑞阳想了一下,慢慢的吟着:“夜空的星光隐没在积云里沉静的河堤静思在海风中河堤边的浪花在与岸边的树叶交谈着,今夜的星光为何都隐没在云中?浪花说:”它们是因为喜欢的人出现在河堤,害羞的躲了起来。“树叶说:”它们是因为比它更美的光芒出现在河堤,羞愧的躲了起来。“半隐的月光突然说着:”星光们是因为要让更美的人发光,而隐没着。“浪花与树叶都将目光投视在河堤边——那位最美的光辉之上,同心迷醉!而半隐的月光,也被那最美的人,照耀的完全的隐没。”瑞阳慢慢的转过头,看着她沉睡在他肩上,会心的一笑。慢慢的,他将她抱了起来,走回到车子停放的地点,让她睡在车内。不久后,他发动了车子,就载着她回到了旅社,又将她抱回房间安睡着。就当他要离开房间时,琼珍突然问说:“你今晚不陪我吗?”瑞阳回答她说:“不是的,我是看你睡着了,不想将你吵醒。”“我要抱着你睡,我才睡得着。”瑞阳不再多言,就走到她安睡的床上,让她抱着睡。琼珍抱着他,紧闭着双眼,慢慢的抬起了头;瑞阳则抱着她的腰间,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一吻,说着:“晚安。”她,微着笑容,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幸福的睡去了。在早晨,他们俩人,慢慢的都醒了过来,相互的拥抱着。她低着头,轻声说着:“我们什麽时候要去你家?”“我先带你去吃早餐后,再到我家。”他在说完后,俩人就一同起了床,一起走到浴室刷牙洗脸。之后,他们退了旅社的房间后,他就带着她去吃淡水最有名的阿给。瑞阳看着她问说:“这家的阿给是淡水最好吃的,再搭配着冰豆浆一起吃,可真是人生的一大享受。”琼珍一脸苦笑问说:“你昨天不是答应过我吗!立誓要减肥,为什麽你一个人还吃了两碗阿给?”“减肥吗...。等回到台中再说。”琼珍低下了头,回答他说:“你真是没有救了!”“这家的阿给和冰豆浆好吃吗?”“如果不好吃,我会跟着你也吃下两碗阿给吗?”瑞阳看着她,好奇的问着:“可是...,为什麽你吃的那麽难过啊?”琼珍伤心的表情回答说:“我是伤心我越来越胖了!都吗是你害的。”瑞阳一脸苦笑,看着她在吃着阿给,不再多言。他们在吃完阿给后,就开着车,往他的家中前往。当瑞阳带着她回到家时,发觉家中空无一人,他笑着脸说着:“我家人好像都出去玩了。”琼珍瞪着他问说:“你要回家之前,都没有打电话事先通知一声吗?”瑞阳回答她说:“我是想让家里的人吃一惊啊。”琼珍摇着头,回答他说:“算了!你今天要带我去那里玩啊?”“我们去红毛城,然后再到关渡宫。”琼珍无奈的回答他说:“也只能这样啦。”于是他们俩人就开着车,来到了红毛城。瑞阳在带着她走进红毛城的路上,琼珍突然问着他说:“风屁子,你知道淡水与红毛城的历史吗?”瑞阳回答说:“知道的不多。只知道淡水以前叫作沪尾,是荷兰的军事要塞;而红毛城是英国的领事馆,更是荷兰人建造的。”琼珍听完后,得意的说着:“呆子,让我来告诉你,你家乡的历史吧。”“好啊,请说。”于是琼珍就臭屁的说着:“你刚才说的没错,淡水的古名叫作沪尾;而所以叫作沪尾是翻自当地的土着语Hoba而来的。而那个沪字,更是指在潮间带所筑之拦鱼的竹栅。知道了吗?”瑞阳佩服的口气回答她说:“知道了!”琼珍接着又臭屁的说着:“而它的历史要追述到从十七世纪,汉人登路淡水开始;随后,又在明朝的崇祯年间,西班牙为了拓展海权及进行殖民侵略,进而侵占淡水,并且将它命名为Casudor(卡百多尔),而红毛城则叫作SanDomingo(圣多明峨城)。又到了崇祯十五年,荷兰人打败了西班牙人,成为这块土的新领主,一六六一年郑成功成功的登陆鹿耳门打败了荷兰人,将淡水收回汉人的手中。可是,又到了清朝咸丰八年,中英,中法的天津条约,明定安平,淡水为通商口岸。在次年,清军于大沽口炮击英国换约键队,引发第二次英法联军,与清廷签定北京条约,淡水始正式开港。”瑞阳听完后赞叹的说着:“不愧是读中文系的!历史这麽利害。”琼珍又得意的说着:“而红毛城是在一六二八年由西班牙人建造的;当时他们是以黏土,芦苇,木材和竹子建造的。后来,荷兰人打败了西班牙人,才真正的建立现在的红毛城。但,到了郑成功期间,又重修过一次,可是并未受到重视,以致荒废许久。但是,到了光绪四年,它升格为领事馆,才真正的完全受到重视。”瑞阳更是赞叹的说着:“你真是太利害了!我这个当地人都没有你来的了解淡水的历史。”琼珍臭屁的回答着:“小意思而已,没什麽。”“你也太臭屁了吧!我以后应该叫你作水屁子才对。”琼珍嘟着嘴,瞪着他说:“你敢叫我水屁子!你不怕我K你啊!”瑞阳装作认错的表情回答她说:“很怕,我不敢就是了。”琼珍心中满是得意回答说:“知道怕就好。你再带我去其它地方逛逛吧。”“是的。”于是他又带着她走到了红毛城的主城,看着当年的英国领事馆内的室内摆设,谈论着一些历史典故,在走到地下室的监狱时,琼珍突然说着:“风屁子,我想把我现在租的房子,改装成这样。”瑞阳一头雾水问说:“你有病啊!没事在你的房间弄个监牢做什麽?”琼珍回答他说:“关你啊。”瑞阳一时惊讶,难以自信问说:“你无聊啊!没事干麻关我?”“你不乖时,我就关你啊。”“我又不是你什麽人,你去关你未来的老公吧。”琼珍一时心快,回答他说:“你不就是我...”很快的又闭上了嘴,瞬时羞红着脸颊。瑞阳笑着脸,故意问着:“我是你什麽啊?”琼珍低着头,红着双颊,背对着他不语。瑞阳又故意追问着:“喂。你不快说,我是你的什麽啊?”琼珍红着脸颊,瞪着他,不说一语。瑞阳瞬时变得老实,装作微笑的脸说着:“我们要不要再四处逛一逛?”琼珍不说一语,点了点头。瑞阳心中很不是滋味,停下了脚步说着:“我知道,我有时候口不择言,也会对自己喜欢的人说出不该说的话。那是因为,我想让她能早一些知道我的心意,更让她能早一点接受我。也或许我是太心急了些,一位才认识一个多月的女孩子,就要让她接受我。”琼珍静静的回答他说:“那女孩子,相当知道你的心意,也早就接受你的心意。只是,她很害怕,你会像一些大学生一样,把女孩子当作游戏般看待。”瑞阳回答说:“我不会。我对她是全心全意的,我也对她在行为之上相当的尊重;因为我喜欢她,就必需要尊重她。”琼珍说着:“你说的,她也知道。可是,她还是不放心,她要他们都彼此见到双方的家长,得到他们父母的认可才可以。”瑞阳回答说:“我真的太心急了。我完全没有考虑那女孩的心意,你可以代我向那女孩说声,我心中对她是。真爱的。”琼珍转过头,流下了眼泪回答说:“我会的。我相信,那位女孩子也会向你说出相同的话。因为,她曾经向我说过。”瑞阳满心高兴,心中不停的在悸动着。慢慢的,他收藏起悸动的心情说着:“谢谢你,对我这样的好,我们现在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然后再去关渡宫。”“好啊。”“在前面不远之处,有一处安静无人的草皮,我们要不要去那里休息一下。”他说完后,琼珍点了头微笑表示着。于是俩人就带相同的心情,走到草皮上坐了下来,琼珍抱着他的手臂问说:“我今天没能见到你的家人,你改天再带我来淡水好吗?”瑞阳静静的回答着她说:“我一定会再带你来的,我不会再像今天一样了。”琼珍在心中感觉着一片的温暖,又感觉着气候是这般的凉爽!她随着心情慢慢的吟着:“十一月的季节秋风带来了心中的一片的暖阳拥抱着身边所拥有的真实暖暖地暖暖地融入了身边的所有带来了季节的浪漫飞扬着心中的情怀奔放着大地的情诗慢慢地慢慢地又回归了心中真实的情感”她在吟完后;他心中感动的将她抱的更紧。而她。微笑不语,温柔的靠在他的胸膛。慢慢地,到了中午时分,瑞阳问着她说:“现在快要中午了,我们要不要去关渡宫。”琼珍靠着他的胸膛回答说:“好啊。”她的回答之后。俩人就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了停放车子的地点,开着车,很快的就到了关渡宫。瑞阳则带着她,走在关渡宫的广场上,看着淡水河边的红树林,以及附近的生态,并且为她介绍着红树林的一些生态:“红树林的真正名称并不叫作红树林,它是一种红茄冬树木。因为它的木材呈红色,它的树皮又可以提炼出红色染料,所以人们又将它叫作红树。它的生长环境,主要又分怖在热带地区,要有遮敝的海湾,泻湖,河口及近海岛屿的生长环境。可是为什麽在淡水,这种冬季相当冷的气后它能够生长的下来?最主要的原因是,它常因耐温度的品种不同,而选择不同的生长环境。”琼珍认真的听完后,好奇的问着:“那它有什麽特殊的生长特性吗?”瑞阳认真的解说着:“它是呈现出一种胎生的特性,也是它与其它植物最不同的特色。因为胎生的植物,可由胎苗直接自母株吸收养分,等到成熟之后再掉落,介由潮水飘流到松软的土地上生长。而它的叶部更有一个特徵:就是在叶片上,呈现出紧密的珊状组织,叶片也较其它植物来的厚,环胞气孔下陷,富含单宁及贮水功能。而这些特性,更有助红树林能忍受高盐之环境。”瑞阳在说完后,又得意的说着:“还有。它还有许多不同的功能呕。”琼珍认真的问着:“是有怎样不同的功能呢?”瑞阳臭屁的说着:“它在生态方面:有提供各种鱼,虾,贝类等生物栖息的场所,构成一个高度生产力的生态体系。”瑞阳说完后,指着红树林说着:“不然你可以看看下面,有很多不同的生物在活动着。”琼珍惊讶的回答他说:“真的咧!还有招朝蟹和弹涂鱼。”瑞阳又臭屁的说着:“它还有经济上的功能:像早期的人,从它的树皮提练成染料,木材又可作为建材,及薪柴用。”瑞阳在说完后,得意的问说:“怎样。我解说的可以吧。”琼珍佩服的回答他说:“你真的说的不错。”瑞阳又问着她说:“琼珍现在都已经四点多了,我们好像都还没有吃午饭咧。”琼珍看了一下时间,微着笑容回答他说:“没关希。当作减肥。”“那我们要不要先提前吃晚饭,再开车回台中?”琼珍回答说:“好啊。”于是俩人就在关渡宫附近吃着晚餐。而琼珍,则又念着他再吃下会变得更胖,要叫他节制一些。最后,她也在他那无所谓的表情之下,跟着他大吃大喝了起来!难以表答的情意我踏着秋季的晚风,微荡在心中的一片落寞,牵着你那温柔般的手;走在十一月的落叶纷飞。我对你暗示着我心中的情意:但你确是给我一个不完全的确定!让我总是左右摆荡着,飘序着脑中一片落叶无奈!我总是希望着:你能让我有一个小小机会,可以对你表答出对你的情意。但是你还是不停让我失落着——失落着心中的落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