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我不是汉献帝

更新时间:2020-02-09 02:43:05

我不是汉献帝 已完结

我不是汉献帝

来源:落初 作者:吴仲达 分类:历史 主角:刘协贾诩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吴仲达原创的历史小说《我不是汉献帝》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刘协贾诩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我是汉献帝?…………我献你奶奶个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距离董卓被诛已经快两个月了,随着李傕郭汜在三天前带着大部分西凉军前往陇西,刘协以及王允等人的心算是终于放下了一半。自身力量太弱,一旦李傕发难,根本就没有自保的能力,到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任人摆布。

好在李傕郭汜这帮人终于被哄走了,虽然付出的代价并不小,可刘协却认为是值得的。毕竟要是让李傕控制了长安,如今自己手里掌握的钱粮,还不都得归李傕所有。现在能剩下这些,那都是赚来的!

朝中那些被任命为郡守的老臣已经在一个月前相继上任,多亏了当初董卓在火烧洛阳的时候将朝中百官给一并带到了长安,这也就避免了各郡守上任是个光杆司令的尴尬,不过随着各郡守带着属官离开,整个朝廷一下子变得冷清了许多。

朝中无事,各州如今各自为政,也不听朝廷的,刘协也没准备去自讨没趣,不过他也不愿就这么闲着,反正该安排的事情都安排的差不多了,前往益州跟刘焉讨价还价的法衍不可能这么快就回来,摆在刘协面前的选择也就剩下两个,要么随着吕布去找白波贼麻烦,要么自己带上几个人离开长安去外面游历一番。

从本心出发,刘协是倾向后者的,只不过眼下王允跟吕布才是长安城的实际控制者,刘协虽不是傀儡,但毕竟如今才十二岁,想要独自出外游历,恐怕不会有人赞同。

“圣上,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圣上千金之躯,岂可轻身犯险。”王允不出刘协所料的反对刘协离京。

“司徒,不是我想要离开长安,而是有些事,必须由我亲自去办。”

“何事如此急迫?圣上贵为天子,有什么事下旨着人去办就是。”

“司徒,你又糊涂了,今时不同往日呀,现在的咱们,有实力让人遵旨办事吗?别的不说,就说各州那些自领州牧的人,咱们让他们来长安请罪,有人会理睬吗?”

刘协的话很不中听,可王允也不得不承认刘协说的是实话。如今的汉室威信扫地,也就是占了一个大义的名分,别人爱听才听,要是不听不鸟你,朝廷对那些人也没辙。

“打铁还需自身硬,只有我们兵强马壮,我们说的话别人才肯听。可想要兵强马壮,不是光想想就成的,那需要时间的积累,其中大量人才的辅佐也是不可或缺。朝中百官,可用之人基本上年岁都已经不小,可想要重振汉室,没有二十年的积蓄,压根就不用去指望。司徒,说句你不爱听的,你觉得你还能活几个二十?而且二十年后,咱们积累的力量够了,难道司徒还能亲自上阵征讨不服吗?”

“圣上是想要去访贤?”

“的确有这个考虑,董卓当政期间,朝中有不少人才弃官隐居,我想要去把那些人重新找回来。而且民间多奇士,与其被那些诸侯给招揽去,倒不如咱们先下手为强,那些诸侯少一个人才,对咱们将来平定他们的难度就减一分。”

“……不知圣上准备先去哪里?”王允沉默了片刻,开口问刘协道。

“我打算先去一趟颍川郡,就算不能说服荀攸回来,要是能从颍川书院里招揽一些人回来,也算没白跑一趟。”

“那圣上准备带多少人前往?”

“唔……也不用带多少人,有几个武艺高强的人沿途保护就行。人多了反而引人瞩目,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轻车简从……还请圣上等待几日,容臣做一些安排。”

“好,那就烦劳司徒费心了。”刘协也知道要王允当场答应不现实,能松口就已经让刘协很知足了,不能得寸进尺。

送走了刘协,王允回到书房,心里有点乱。他倒没有不臣之心,也没有准备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打算。倒不是他没有野心,只是他已经这般大的年纪了,当今圣上的年岁又不大。他不可能做出弑君的事情,而诛董这件事里刘协的表现也让王允不得不考虑若是恶了刘协,会给他的后辈儿孙带来什么后果。

以前王允倒是没考虑过这些,但刘协在诛董一事后的种种表现,在让王允感到欣慰的同时,也有了一丝丝对刘协的忌惮。如果不出意外,他肯定是会死在刘协的前头,十二岁的年纪,却不像同龄人那样好糊弄,得罪了刘协,万一这小皇帝记仇怎么办?

权臣不好做,那就把忠臣做到底。至少这样自己百年之后,小皇帝感念自己这些年的忠心耿耿,也会善待自己的后人。

“来人,速去请温侯前来。”王允放下手里的书简,吩咐门外候命的下人道。

不多时,吕布来了,身上带着些酒气,王允见状眉头不由微微一皱,不过随即舒缓下来,温声问吕布道:“奉先,近来可忙?”

“回岳父大人,小婿最近正闲的难受,也不知何日才能发兵去寻白波贼的晦气。”吕布闻言答道。

“呵呵……奉先莫急,也就是这几日的事情了,待到粮草准备齐备,就是奉先沙场扬威之时。只是奉先,此次征讨白波贼可要切记一条,只诛首恶,从者免死。如今关中大片的土地无人耕种,正是缺人的时候。”

“岳父大人放心,小婿定会把这事放在心上。”吕布也不是只知道一味厮杀的莽夫,人口与钱粮、兵源的关系,他还是知晓的。

“嗯,你记住就好。还有一点,此次出兵,奉先可从俘虏中挑选一部分精壮从军,但人数不要过多,以咱们如今的财力,供养不起过多的人马。”

“……不知可以挑选多少?”事关自己的切身利益,吕布连忙谨慎的问道。

“五千,不过事后你要分出两千,老夫要用来平息朝中的议论。”

吕布听后心里盘算了一下,发现这个条件在自己的接受范围之内,便点头答应道:“小婿明白,岳父大人还有别的吩咐吗?”

“嗯,还有一事要麻烦奉先费心,回头你去挑选一些武艺出众之人,不必太多,二十人足矣,老夫有用。”

“二十个武艺出众的人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不知岳父大人有何用?需要小婿出力吗?”吕布好奇的问道。

“那倒不必,奉先你只需专心备战即可。”

“既如此,不知岳父大人何时要人?”

“越快越好。”

“那小婿这就告退,最迟晚间就让人来岳父大人这里听用。”

“好,有劳奉先了。”王允点头说道。

……

吕布说到做到,天刚一擦黑,高顺就带着二十人来到了王允的府上。由于并不知道王允要人做什么,吕布便让高顺从陷阵营里挑了二十人出来。高顺寡言少语,把人交给王允之后便离开了,而王允则命人好生安置这二十人,也没告诉他们自己要让他们干什么。

次日,刘协起了个大早,随着杨彪等朝中重臣去各郡暂代郡守一职,原本每日要开的早朝现在也就暂时停了,实在是没多少“国家大事”需要拿到早朝上说。平日里处理政务王允也是在自己的官署里就处理了。现在的刘协就是个闲人,自由得很。

“圣上的腿怎么了?”王允看到进门的刘协走路有点外八字,连忙关心的问道。

“没事,骑马骑得,多骑几回就好了。司徒,我那事考虑的怎么样了?”刘协随口应付了一句,然后眼巴巴的望着王允。自己想要光明正大的离开长安,没有王允点头还真不成。

见刘协用满含期待的眼光望着自己,王允不由乐了,笑着说道:“圣上想要重振汉室,老臣自是感到欣慰。只是这路途凶险,还望圣上三思。”

“司徒,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如今我汉室势微,正是我辈奋起之时,个人的安危无足轻重。当然司徒也请放心,没把握的事情我也是不会去做的。这一路上我定会小心谨慎,安全回来。”

“……既然圣上去意甚坚,那老臣也只能遵从。不过圣上需答应老臣三个条件,否则老臣就是拼死也不能置圣上的安危于不顾。”

刘协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猜到这个王老头肯定有条件,所以此时并不意外,闻言点头问道:“司徒请说。”

“第一,圣上不可暴露身份。”

“没问题,到时我对外就说是司徒的远房侄子,出门游历。”

“嗯,第二,圣上需答应老臣,一路之上不可意气用事,当以自身安危为重。”

“行,我是去访贤,不是去除暴安良,发现不平事我躲着走就是。”

“第三,圣上需给老臣一个准确时间,此次离开多久回来?”

“呃……这个,去颍川郡完了以后,我还打算去一趟河北。”刘协闻言挠了挠头,对王允说道。

“唔?”王允一听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哎呀~司徒,你别皱眉呀,我去河北是有原因的。”

“还请圣上明言。”

“唔……民以食为天,司徒,如今已经过了播种的季节,要等到粮食收获,起码要等到明年九、十月份。而在这一年里,百姓需要朝廷养活。吕将军马上就要去征讨白波贼,得胜归来之时肯定会带来大批的百姓,而前往益州、荆州的法衍是否能够成功现在还是个未知数,我们需要多做一手准备。那样即便法衍那边失败,我们也不至于到时会揭不开锅。”

“圣上是打算去买粮?”王允的神色这才缓和了下来,出言问道。

“嗯,这次从郿邬缴获了大批的钱粮,虽然被西凉军拿走了一部分粮草,但那些金银珠宝却没有动用多少。除去朝廷必要的开支以及被各郡守领走的,还剩下不少。我打算用这些换成粮食。”

“圣上,老臣需要提醒你一声,那些金银珠宝里,可有不少是董卓从汉陵中搜刮来的。”王允的神色这时变得有些古怪。

“司徒,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那些金银珠宝放在那里也只是一堆废物,只有用了那才算有价值。我觉得,拿那些金银珠宝去换我们急需的粮食很合适,相信列祖列宗也不会因为这事而责怪我。”

“……既然圣上决意如此,那老臣也就被劝阻了。只是河北如今被袁绍所占,圣上此去……”王允面露担忧的说道。

“司徒放心,我会注意隐瞒身份的。对外我保证不泄露,就算被袁绍当面问起,我也会说是司徒的远房侄子。”

……

三天后,吕布留下张辽镇守长安,率领一万并州军出兵征讨白波贼,与此同时,刘协也带着王允安排给他的二十个人离开了长安,出武关,直奔颍川郡。

白天赶路,晚上刘协也没闲着。他知道,自己的身家性命完全着落在眼前这二十个人身上,收买人心是必须的,不过也不能太过明显。直接给钱刘协担心会让这二十人见财起意,所以便在吃食上动起了脑筋。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以郝昭为首的二十名陷阵营兵卒在刘协有目的的示好下,很快就被刘协收买。他们原本以为这趟差事是个苦差,却没想到这一路上他们伺候的这位王家公子是这么好说话,平易近人,丝毫没有官宦子弟的傲气不说,还自掏腰包请他们一同吃喝。

这酒肉,可不是他们这些小兵平日里可以享用到的,也只有立功或者大捷之时,郝昭这些人才有机会尝尝酒肉的味道,哪像现在,有酒有肉,还管饱。也正因为如此,郝昭等人对刘协的安全更是一百一的用心。

“公子,天色将晚,咱们是不是找地方宿营?”郝昭凑到刘协身边请示道。

“嗯,你们拿主意吧。我不如你们,头回出门,对出门在外需要注意的事情不甚了解。”刘协抬头看了看天色,对郝昭点头说道。

见刘协点头,郝昭当即下令队伍止步,同时派出两人在附近寻找今晚适合过夜的去处。这荒郊野外,投店借宿那是没希望了,所以寻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宿营地,那是当务之急。而这种事情对郝昭这些在战场摸爬滚打过不止一个来回的人来说,不叫事。

没让刘协等待多久,负责寻找宿营地的人就回来了。此时已到盛夏,倒也不必担心御寒问题,只要找个不容易被野兽袭击的所在就可以。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郝昭带着人在附近捡拾了一些干柴用以晚上点燃防止野兽靠近,还顺手采了一些艾草用以驱赶蚊虫。夏天的蚊虫厉害呀,像刘协这种细皮嫩肉的公子哥,那是母蚊子的最爱。

为了赶路方便,刘协没坐马车,而是选择了跟郝昭等人一样骑马,只是他骑术不精,严重影响了队伍的行进速度。不过郝昭等人却并未因此就瞧不起刘协。在郝昭等人的印象里,公子哥大多都是受不得苦,也受不得累的,可就在出发的第一天晚上,队伍在野外宿营,看到刘协一声不吭的用小刀挑破大腿内侧因为骑马磨出来的水泡,第二天照样骑马随队伍一同出发时,郝昭等人改变了以往对公子哥的看法。

众人围着篝火吃着随身携带的干粮,等到吃饱喝足以后众人也没有马上休息,而是眼巴巴的望着刘协。刘协见状三两口吃完手上的干粮,拍拍手笑着问道:“昨天咱们讲到哪了?”

想要拉拢人心,施恩是必须的,但平时的交流也很重要。刘协年纪小,但读的书多,他没办法跟郝昭这些粗人讨论杀人的手段或者女人,可他会讲故事啊。在那个娱乐生活几乎等于零的时代,一个精彩的故事,足以抓住人心。

从出发双方还很陌生到混熟,刘协的故事会已经讲了三回了,讲的是封神榜,而刘协的口才还不错,故事讲得生动,引人入胜,让郝昭等人很是着迷。

“上回咱们说到苏妲己入宫迷惑君心,这回咱们就说说姜子牙奉师命下山寻找明君。话说这姜子牙……”

……

刘协正说到姜子牙当众识破琵琶精的原形,将其擒获的时候,忽然就听在附近守夜的人一声大喝:“什么人?!”

话音刚落,原本坐在火堆旁的郝昭等人立刻第一时间站起来将刘协围在了中间,反应不慢,刘协很欣慰。隔着人群,刘协看到了被发现的不速之客。

人不可貌相,只是这位不速之客的面相乍一看实在是无法跟好人挂上钩。虽然这人连声说自己不是坏人,只是在这荒郊野外,不能不让人多加几分小心。

“你叫什么名字?”刘协忽然出声问道。总不能因为人家长得一脸坏人样就把人杀了吧?还是问清楚了再做计较。

“回公子的话,小人姓胡,名车儿。”

“胡车儿……你是做什么的?准备去哪?”

“小人是本地人士,家乡遭了灾,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人,准备去南阳投军,路过此处,没想到会惊扰到公子。”

“投军?这么说你对自己的武艺挺有信心。”

“公子过奖,小人也就是有把子力气,投军也是为混口饭吃。”胡车儿谦虚的答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