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宋第一坑

更新时间:2020-02-07 23:48:36

大宋第一坑 已完结

大宋第一坑

来源:落初 作者:毛驴二号 分类:历史 主角:秦桧高宗 人气:

火爆新书《大宋第一坑》是毛驴二号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秦桧高宗,书中主要讲述了:梵宇带着‘天眼’穿越了,南宋,读书人最好的时代。可他却穿成了秦桧的孙子,一个私生子的私生子。就算开根号,也还特么是私生子。梵宇痛恨私生子,也痛恨奸臣,更痛恨卖国贼。自此他便,数斗、族斗、诗文斗、天天斗、无限斗、见人就斗。坑爹、坑爷、坑皇帝,天天坑,无限坑,见人就坑,连这大宋朝,一起坑……来吧,让我们一起见证,坑货诞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眼见众人嘲笑,梵星已经急得流泪来。这么难的上联还语意双关,就算对出来,少爷也被人侮辱了。何况,少爷还是傻子啊,怎么可能会对对子。

“少爷,认输吧。咱们回家去!”

“急什么,还要打他脸呢。”梵宇又拍了拍梵星手背,轻声说道。

随后梵宇站了出来,傻乎乎的面向众人。但手却是指向了梵星,说道:“这么简单的对子,我家丫头就对出来了。”

“哈哈……,傻子还会吹牛了哦。”一阵嘲笑。

梵星却是眨巴眨巴眼睛,我哪里会了?但梵宇却已开了口,朗声念道:“

既然上联是:两梵宇截木,傻子也会对锯?

那我对下联:孤陆天赶驴,畜生准备出蹄。”

人群中,一阵短暂的沉默,随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众人对着陆天父子一阵指指点点。这对子绝啊,‘畜生出题’,不但骂了陆天是畜生。尤其抬头这个‘孤’字,不但和上联的‘两’对账,而且还暗指‘孤儿’的孤。

这不是咒陆管家去死么?哈哈……,妙啊……!

梵星终于破涕为笑。

陆管家则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陆天自然是一脸黑沉,又想卷袖子打人。现在,轮到他催促林老头赶紧念下一题了。

“林先生,快念下一题吧。快!”

林老头也正捧着肚子,但见陆天发火,陆管家也几乎发飙。便只得举起了题纸,心底暗骂,管家惹不起啊。随后赶紧念道:

“第三题,以‘如厕’为题,写一首七言绝句。”

听见第三题,众人突然安静下来,一脸惊讶。这陆天还要不要脸了,竟以如厕写诗,还讲不讲一点读书人的斯文。同时,也暗咐这货狠啊。竟然要一个没读过书的傻子作诗,题目还这么刁钻。不要脸!

梵星刚刚泛起的笑容,又变成了担忧,几欲再次落泪。

而梵宇却是一脸笑呵呵的凑过头去,假意嘀咕了两声。随后朗声说道:“如此粗俗的题目,我家丫头说就凑合答几句吧,不登大雅之堂,罪过,罪过!

各位听好,七言是:

陆天俯首忙称臣,吴氏低头急解裙;

借问此地为何处,菊花难掩忘关门。”

梵宇念完,林老头‘咕嘟’一声,突然蹲了下去,把头深深的埋在膝盖里。只是双肩忍不住笑的颤动已出卖了他。更有甚者,直接抱着肚子坐在了地上,就差地上打滚了。哈哈,尼玛,太搞笑了。

“忙称臣,急解裙,要不要这么生动,这么形象,哈哈……”

“还菊花难掩,哈哈,还忘了关门儿,哈哈……”

“这个‘借问’妙啊,暗示还有人在偷看呢,陆天的媳妇儿在如厕,哈哈……”

“你们好污。不过,解得妙!”

众人七嘴八舌,一时议论不停。对于这首乌七八糟的七言,解释得已经远远超过了梵宇的本意。老子哪里想那么多了,就是觉得押韵嘛。

太污了。有女孩子在场呢,可不能再让你们说下去。

梵宇便是一声咳嗽,随后对陆天问道:

“是不是该我出题了?”

陆天愣了一下,点头:“呃……,嗯。”

梵宇便也大袖一挥,踱着方步,摇摇晃晃的站了出来,看样子是想学士子风流。可惜一副傻样,给人一种沐猴而冠的的感觉,顿时又惹得一阵哄笑。

梵宇本就是故意装傻,自然也无所谓。

随后开口道:“咳咳……,各位,还记得陆天出的第一题吧?”

众人当然记得,陆天用‘梵宇’猜一种病,连洗碗大妈都知道谜底是‘傻子’,是陆天故意用来讽刺梵宇的。众人当即点头,并再次哈哈大笑,傻子是真傻啊,被人羞辱了还主动提起。岂知,梵宇就是要众人想起。

随后梵宇便把梵星拉倒旁边,假装小丫头帮他出题,还一阵傻傻点头。

梵星则是一脸莫名其妙,少爷嘀咕啥呢?

梵宇却已经开始出题了,指着陆天说道:“既然你用人来猜病。我家丫头说了,我们就让你根据病来猜人。请听第一题,谜面是,

乌龟抱恙,头发绿。猜一人!”

梵宇刚一说完,人群就是一阵哄笑,真的有人笑得地上打滚了。

还有个别笑出了眼泪,一个劲儿擦眼眶。

打脸啊,打脸!

陆天送分羞辱梵宇,现在却被梵宇原封不动的送分羞辱回去了。现场谁的头顶最绿?这尼玛还用猜吗,陆天啊!

众人第一时间,就想起了吴氏被梵宇亲嘴揉捏的画面。

陆天便尴尬了,如果发飙,无异于承认谜底就是自己。不但承认自己是乌龟,还特么承认了自己被绿。这种事情,哪个男人愿意承认?

憋屈啊!被羞辱了还要假装不知道。

陆天只能学习当初无奈的梵宇,回道:“这题,我不会!”

“就知道你不会!嘿嘿……”梵宇一本正经的装傻,口吻却是极度嘲讽。眼见陆天快崩溃了,真担心他听不完自己的三道题。决定,嗯……,再补一刀。

梵宇便对陆天问道:“乌龟i头绿,你知道怎么治么?”

陆天顿时一脸愤怒:“我特么怎么知道!”

“哦,那我告诉好了。”梵宇咳嗽一声,随后大声的说道:“我家小丫头说了,乌龟i头绿,应该用当归、附子入药,保证药到病除。所以我们的第二题,就用这两味药出题。也是对子,

上联是:绿头龟i头绿,药附子当归!

请对下联!”

梵宇上联一出,人群突然又是一阵狂笑。

众人听不出前五字是回文联,只关心‘绿头龟’‘要、父子、当龟’这几个字。尼玛,这对联歹毒啊,不但骂了陆天绿头龟,还谐音咒骂人家父子一起当乌龟。吃瓜群众们纷纷捂着腹部爆笑:

“不行了,不行了,老子笑得肚子疼。”

“我也是,胃都抽筋了。”

“抽筋算个屁呀,老子都在打滚了……”

陆天更是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梵宇,可惜他却对不出下联,更别说用对子骂回来。而且梵宇已经答对两道题,如果自己对不出的话,那便代表输了。

要打自己脸,还要骂自己是贱人啊!

陆天急啊,人家还没出第三题呢。我特么,就输了?

顾不得被嘲笑,也顾不得愤怒了,陆天陷入冥思苦想。好一阵抓耳挠腮,可的确是不会的,对不出来啊。眼见陆天吃瘪,竟然毫无反抗之力,众人不免又是一阵大笑。只是又有些奇怪,梵星这小丫头,怎么能想到如此刁钻的对子?

显然没有人认为这题是梵宇出的。

梵星又替梵宇被锅了。

当然,这锅不算黑,说不定还能给梵星弄个‘小才女’的称号。

足足十来分钟后,陆天依然没有答案,梵宇觉得差不多了。对不出就是对不出,想再久也没用。他便开口说道:

“陆天,你输了。履行赌约吧!”

陆天张了张嘴,却没有声音,自己的确对不出,哑口无言。难道,真的要当着众人打自己的脸,还要骂自己‘我是贱人’?陆天开不了口!但是,如果自己耍赖,恐怕以后在这林家,也是抬不起头来做人了。

君子诚信为本,做不了君子,也不能做小人啊!

陆天知道,今天这脸,是被打定了。

只是,他心有不甘啊!被一个傻子打脸,如何能忍?不行,必须得找回面子来。随后他便想到了第三题。刚才被傻子吟诗戏弄得厉害。就算现在已经输了,也得把第三题答了,作诗骂他几句,也算博回些颜面。

陆天抬起头来:“这题我不会,出下一题吧。”

梵宇便装出一脸疑问来:“你已经输了,还要答第三题?”

陆天顿时一脸恼怒:“废什么话,出题!”

“好吧,成全你!”梵宇自然无所谓,反正都赢了,多羞辱一会儿不是更爽么。他便想到了一个前世网上的整人小花招。随后,梵宇点头答应,竟然扭头就跑了。只丢下三个字:“你稍等。”

众人不明所以,这傻子又要干嘛,不是出题让陆天吟诗么?

梵宇当然没这么傻,又没规定第三题必须吟诗。

只几分钟后,梵宇便又笑吟吟的回到了现场,手里还捏着一张皱巴巴的大宣纸。随后对陆天说道:“第三题,认字题。这是我家丫头练字的草稿,

认出五个字,算我两打平!”

陆天顿时愣住,不是该作诗么?他都已经想好了许多恶毒的词句。岂知,梵宇不按套路出牌,竟整出小孩子玩意儿来。认字,搞笑么?

不过一想到梵宇说只要认出五个字,就算平手,陆天顿时又燃起了希望。

梵星只是一个小丫头,练字能难到哪里去。

似乎,不用打脸了呀。

读书十年,老子还有什么字不认识!

想到此处,陆天顿时有些激动,赶紧说道:“认出算打平,一言为定哦!”

梵宇笑吟吟的点头“当然!”

随后,梵宇便将宣纸展开,只见密密麻麻一片:

齉龘龘靐齉齾爩我麤龗爨癵驫麣

齺虋讟钃鸜麷鞻是韽韾贱顟顠饙

饙騳騱饐龗鱻爩麤灪虪人齺魕爧

众人顿时愣住,随后突然间一阵哄笑。而陆天则是心底一阵狂吼:你大爷的,能不能按套路出牌?这尼玛,谁认识啊!

陆天心底,把梵宇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但是眼睛却不敢离开白纸分毫,傻子说了,只要认出五个字,五个字啊,就算打平手。陆天哪敢分心,只觉眼睛都快鼓爆了。

随后,陆天突然一阵欢喜。

只见杂乱无章的草稿中,他竟依稀认出了几个字,随口便念道:

“我,是,贱,人”

陆天说完,兀自埋头认字,众人却已经咂摸出味道来了。

“不用那么大声,我们知道你是贱人。”梵宇开始补刀了。话一出口,众人便是一阵哄笑,那些地上打滚的人,简直想要前空翻了,外加三百六十度旋转。一个个使劲儿抹着眼泪。梵宇却是一本正经的装傻,继续说道:

“还差一个字!”

陆天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还说道:“你等等,马上就好……”

众人再次狂笑,那些前空翻的人,又想后空翻了。就连梵星小丫头都抱着梵宇的胳膊,笑得花枝乱颤,捂着肚子就差坐在地上。

终于,一直未曾言语的陆管家,受不了了!

只见老东西翘着胡子一声大骂:“孽障,还嫌不够丢人么!”随后,便一把拧住了陆天的耳朵,拖着就往家里走:

“还不跟我回家!”

“哎呦,哎呦,爹您轻点……”陆天一面捂着耳朵,一面又似有些不舍,竟然还一个劲儿的挣扎:“再等等,就一小会儿。孩儿马上就认出来了!”

众人再次哄笑,有人都想要爬到楼顶去后空翻了。

只是,众人明知陆管家耍赖,也没人敢上前去阻拦。大家族里,别小看了管家,其实权利很大的。梵宇此刻也不能把两人怎么样,人家脸都不要了,你还能咋办?最多也就是跟上两步,大喊了几句:

“喂,耍赖呀。还没抽自己耳光呢!”

一场闹剧,终于结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