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寻龙鬼探

更新时间:2020-02-12 04:08:54

寻龙鬼探 连载中

寻龙鬼探

来源:掌中云 作者:付简 分类:灵异 主角:周立川香琴 人气:

《寻龙鬼探》为付简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探古墓盗阴棺,寻龙穴买阳命。 生不知死期,死不知生时,我被人害死在古墓中,却阴差阳错的成为了“鬼探”,因缘际会下还取了死人为妻,从此我奈何桥上走,阳关道上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005年3月27日,湘南武陵山脉。 “寻龙”切字组三分队“泷”,入“天仙”古墓十五日,失联。 墓中。 “呵,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命运吧,虚无缥缈可怎么也逃不过。” 我拖着已经没有知觉的腿,靠在了冰冷的石壁上,借着主墓室中阴暗的光芒,看着在前方墓门摸索的泷烟宁,自嘲般的继续说道:“要是我没有答应周建国,也不会来到湘南,外公外婆或许就不会死.......要是我没有......” 我开始哽咽,因为原本三十人的小队,下到这个该死的墓穴后,短短十几天的时间,最终走到主墓室的就只剩下我自己和泷烟宁了,这期间死亡无数次与我擦肩而过,而未知的恐惧依然充满着这里的每一寸,我不知道左脚失去知觉的我,还能不能活着看到外面的太阳...... “你要是不说话的话,这次我真就以为你死了。”泷烟宁的声音亦如往常一样平静而冰冷,却让饥寒交迫的我感到了一丝温暖,我继续自言自语讲述自己的过去,声音回荡在墓室中,像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说话。 ...... 你完全无法想象,民国时期,为孙典瑛盗掘乾隆裕陵墓与慈溪定东陵墓的伏龙先生,竟然是从未见过大世面的爷爷的师傅,还被爷爷亲手葬在了湘南十万大山的最深处,而几十年遵循师言未去祭拜过一次的爷爷,破天荒的头一次带我去了。 整整三天三夜都穿行在藤木交错的深山老林中,我不知道爷爷是靠着什么记住错综复杂、曲折迂回的山道的,最令我吃惊的是,在老林子中穿梭行走的我们速度算不上很快,却没有遇见过一次迅猛的野兽。 那是一颗枝繁叶茂的老櫆树,在这片櫆树林中它算不得是最粗大的,却是叶子最青萌芽最多的一株。在这颗树干上有着十几道纵横交错的老疤,仔仔细细的端详才能辨认出歪歪扭扭的“伏龙之墓”这四个字。 爷爷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变化,眼目中却有着雾气,他用同样粗糙的手摩砂着同样粗糙的树皮,就像长久不见的老友互相摩砂着对方的脸。 都无言,香烛纸钱燃起,我磕头,一轮明月升起。 月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枝叶,抚摸在爷爷沧桑的脸上,我看见一滴比月光还要晶莹的泪水从脸颊滑落,而微风拂过带来清香,沙沙的声音像老师孜孜不倦的低语,而一片枯黄的愧树叶落在了爷爷的肩头,被他从此珍藏。 香烛纸钱燃尽成了一堆余烬,櫆树林中渐渐起了迷雾,而若有若无的香味使我如在仙境,直到爷爷在耳边的一句低吼:“醒来!”,才将飘飘然如仙的我“坠入”凡尘,却不知道莫大的危机已经笼罩在了我的头上,爷爷将我护在身后,四周迷雾重重阴深恐怖。 隐隐约约,断断续续,如泣如诉的婴儿哭声,从迷雾的四面八方传入了我的耳中,我的心“嘎哒”一声如坠冰窟,两眼警惕的看着漆黑朦胧的四周,双手紧紧地抓住爷爷的衣角,根本就不知道这迷雾里面到底有着什么。 越是这样越发觉得迷雾中,有着成千上百双眼睛在盯着自己,风吹到汗湿的后背,冷嗖嗖的像贴着个死人。 爷爷回过头来,黑夜中我看不清他的脸,可却认得他那一双隐隐散发着荧光的眼睛,我听见他沉重压抑的呼吸声,他的双手搭在我的肩膀,将我扭转了身子,贴在我的耳边低语:“一直朝着月儿跑,不要停,不要回头,听见我喊你的名字也别回头。” 继而就是压抑到死的沉默,我大口大口的喘 息,恐惧到了极点,眼睛死死的盯着夜空上的明月,突然后背被大力的推了一下,我踉跄向前几欲扑倒。 “乖孙儿!扯呼啊!” 心里巨大的恐惧再也压不住了,我失声大叫,鼻涕眼泪一股子流了出来,可我也没忘记爷爷说的,朝着月亮的方向拼了命的狂奔,无数的枝叶打在脸上生硬的疼。 小沟壑与老树根一样盘多的老林,没跑几步我就摔了个狗吃屎。 我死命的盯着月亮快速的爬起,死命的奔跑,重重的摔倒,又死命的爬起,死命的奔跑,重重的摔倒..... .恐惧就是这样,它可以激发你的潜能让你不顾一切,让你暂时的忘记疼痛,只记住一个字--“跑!”。 直到我掉进了一个坑中,在快速向下的翻滚中我失去了意识,后来“爷爷”说那是一个被盗掘的古墓,昏迷的我就贴在一具白骨的身上。 当我再次醒来时,已是三月后,我躺在爷爷的床上,身上被摔的没有一块好肉,全身骨头都跟散架似的,我微微动一下都剧烈的疼痛并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响声,而爷爷却切切底底的没了左手,那跟黑的油亮的竹棍也断成了几截,孤零零的堆在门后。 爷爷盯着我的眼睛说,这都是命,然后将攥在手心里的一块残缺玉佩,郑重的交到了我的手里,什么也没说,我瞧着心痛。 我不得不佩服爷爷的医术,仅是从叶子枯黄到大雪纷飞时,就将卧床不起的我变得生龙活虎了,而他交给我的那块残缺玉佩,我一直视作珍宝挂在胸前。 这一年大雪极冻,林子间堆积的雪得有一尺深,各处银装素裹,躲在屋子里靠在火炉旁,就是最幸福的一件事了,而与我已四年未见的周建国,领着三十人装备精良的小队,浩浩荡荡的涉雪路过老家时,却逢门未入。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泷烟宁,你跟在周建国的身后,整个队伍就你一个女人,想让我不记住你都难。” 冰冷的墓室中,我伸手习惯性的掏向右耳后根,才发现那根香烟,几天前在白骨堆那里就已经抽了,默然,我有些失落的摆手,紧接着在墓门前摸索的泷烟宁,往我怀里扔了一根纸卷香烟,她用同样冰冷的声音说:“把玉佩扔我看看。” 打火机的火苗映照出我狼狈苍白的脸,刺激着肺腑的烟令我头脑清醒了不少,我手指磨砂了一下挂在胸前的玉佩,想也不想的就扔给了前方的泷烟宁。 “这次换作我和你一起活着出去的话,我求婚你可愿嫁给我......” 良久的沉默,我孤独的吸着烟,而泷烟宁似乎在墓门前停止了一切的动作,我可以想像到她肯定在思索着利弊,她是谜一样的女人,有太多太多的秘密,结婚这件事自然也就牵扯到了很多,但只要她点头就不会反悔。 我听见了她的叹息声,她说:“你能活着出去我就嫁给你。”继而,墓室中又响起了细细碎碎的声响,像午夜啃木头的老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