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悍妃驯养记

更新时间:2020-02-13 02:18:11

悍妃驯养记 已完结

悍妃驯养记

来源:落初 作者:长烟千嶂 分类:都市 主角:薛峰田 人气:

主角叫薛峰田的小说是《悍妃驯养记》,它的作者是长烟千嶂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因为她打架、爆粗口,好不容易追到的男神深感丢人,筑起了冰墙隔离她,她岂能罢休?于是尾随男神到了某著名景点,在一座古老的县衙里她不幸穿越到了古代,成了官婢,为什么不是公主,而是官婢啊?可怜她小姐的脾气,却摊上了丫环的命啊。面对长相酷似男神,性格大相径庭的知县大人,她屡屡犯错,屡遭责罚,但冲着他酷似男神的脸,和如神的断案能力,她忍了,悄悄立誓,一定要让他爱上他......可是,为什么二品的官员都对他服服帖帖?为什么他能违抗皇命,杀伐绝断?他到底有多少事是单纯的她不知道的?还能不能愉快地谈恋爱了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很高兴是吗?若是闯了什么祸,还得再挨一顿板子。”钟昊天阴冷地威胁。

向莹莹微笑着摇头:“只要让我出去,别总闷在这院子,对着您,挨板子也没事。”

她一说完就发觉说错了,这不是把上司得罪了吗?真不会说话。

可是也收不回去了,她只好闭上嘴。

“很好。”钟昊天点了点头,大步走了。

大人脸色难看了几天,刘捕头他们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可大人偏偏时常问起他们巡街的事,让他心肝颤得不行。

他想来想去,觉得大人应该问的是,跟在他们后面的那个跟屁虫。

这小姑娘,刚挨了伤还没好,可是人可精神了,一双眼睛贼溜溜地东转西转,一路过青楼就伸长脖子往里看,也不知道是有什么可好奇的。

刘捕头往后看了一眼,咦,怎么又不见了?刘捕头挥手让捕快都停下,自己跑到队伍后面去看,真的没有。

他烦恼地“啧”了一声,吼道:“那找找那丫头!”

虽然威武的捕快们身后跟着个丫头片子,实在不论不类的,可是这丫头片子若是丢了,可不好跟大人交代啊,毕竟他从没见过大人这么认真地和一个丫头较劲。

“刘头儿!找着她了!在饭馆门口!”一名小捕快提溜着那丫头过来了。

刘捕头板着脸问:“大人让你跟着我们,你胡跑什么?”

向莹莹撅着嘴极为不满地说:“我饿了,你们走习惯了不累,我没吃饭,身上又有伤,能撑得住吗?”

刘捕头问那名小捕快:“刚才给她吃的了吗?”

小捕快说:“给了她一个馒头啊。”

“那哪儿够啊,连个菜都没有,也吃不下去啊。”向莹莹抗议。

刘捕头的脸黑了一下说:“我们平时就吃这个啊,你嫌弃的话,就只好饿着了。”

向莹莹眨了眨眼,呵呵笑着凑到刘捕头面前,刘捕头下意识地向后闪了闪。

这个丫头虽然穿得破旧,又一瘸一拐的,可是一又大眼睛水汪汪的,身材也修长结实,他一个男人还是避开点好。

“捕头大哥,你们这叫捧着金碗要饭吃啊,你们整天在街上走来走去,哪有坏人可抓啊,看见你们早就跑了吧?”

刘捕头问:“那你的意思是..”

“引蛇出洞,防患未然啊。”向莹莹指点起迷津来。

“怎么个引法,又怎么个防法啊?”刘捕头感兴趣了。

向莹莹笑得像个小狐狸:“有坏心的人,做坏事也要有机会啊,他们老没机会下手,你们就没机会抓住他啊,所以得引蛇出洞..”

刘捕头重新打量起眼前的小姑娘,然后一指一边的小饭馆说:“走,进去详谈。”

向莹莹很快解决了一碗肉丝面,又要了两个包子,在刘捕头的催促下,一边吃一边说:“比如,你想抓采花贼,家家防护得当,一般的小贼,谁能得手啊?如果有一名女子在没人的巷子里摔倒了,正好过来一个心怀不轨的人,他就有可能会对这女子下手施暴。”

“可是上哪里去找这么个愿意当诱饵的女子呢?”刘捕头低声问。

向莹莹向东边的方向戳了戳。

刘捕头想了想,“哦——”他明白了,青楼有的是这种女子。

刘捕头兴奋地结了账,出门招呼手下,安排事情去了。

向莹莹得意地跟出去,这“钓鱼执法”在现代是不行的,可是在古代可没有禁止这一条啊。

于是紫合县城的背街小巷里便时常出现了几名年轻貌美,又走路不稳爱摔跤的妙龄女子。

她们一步三扭,看见有独行的男人,便会哎呦一声扭到脚,摔倒在地上,好巧不巧地露出半截白白的小腿。

若是柳下惠,自会帮助呼救,自己不上前去,若是心怀鬼胎的人则难免上前扶起,轻则言语勾引,重则动手动脚,胆大的,直接霸王硬上弓。

然后一群捕快便从天而降,对着男子一阵群殴,识相的便会声泪俱下地乞求原谅,奉上“悔过银子”,不识相的便领到衙门关上两天。

一时间整个县城的男子,要么变成正人君子,决不敢扶跌倒的小娘子;要么变成路痴,再近的路也绕到大路上去,绝不经过小巷子。

一时间县城的风化井然。

刘捕头高兴极了,把向莹莹当神一样供起来了,她既给他们带来了丰厚的收入,又整治了治安问题,真是妙计安天下啊。

向莹莹最近吃得好,休息得好,上街却不必巡街,自有人妥善地将她安置在茶楼、饭馆里,她简直是吃香的喝辣的,滋润得不行。

现在大店、小店的掌柜和伙计都认得她了,一见她来,比见了亲娘还热情。

“刘捕头!喂!刘捕头!”她坐在二楼窗边,瞅见刘捕头从底下急匆匆地经过,忙伸出头叫住他。

刘捕头是听说有人走近圈套了,所以才急忙往那边赶,向莹莹一叫他,他立刻停下来,赶忙跑上楼来。

“大军师,什么事啊?”刘捕头现在一看见她就心花怒放。

“这次一完,就收手啊,次数太多了不好。”向莹莹啃着一只鸡腿说,“再想个别的辙。”

“唉!行,那这就是最后一票了,您去看看不?”

“好,吃多了,我消化消化。”

他们俩赶到案发现场时,正是好戏的高潮期。

只见一个美艳的女子侧身半伏在地上,领口拉到了肩上,嘤嘤地低泣着,她旁边站着一位玄服男子,背对巷口站着,正低头看着她。

巷口一群捕快正在守着,刘捕头和向莹莹过来趴在他们后面,伸头去看。

终于,那男子伸出一只手,那女子抬头眼里桃花泛滥,深情款款地伸出手搭上他的手。

那女子缓缓站起来,脚下一晃,便倒入了男子的怀里,完全是一副陶醉的花痴样。

“住手!”站在最前面的小捕快,Xing急地冲了出去,刘捕头急急伸手却没抓住。

那男子回身,小捕快脚下一绊,摔倒在地上,巷口的一帮人全体摔倒,一个压一个。

钟昊天推开怀里的女人,缓缓踱过来,俯视着趴在最上面的向莹莹,高深莫测地一笑说:“这么好的主意,是你出的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